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03)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03】弟弟

  塞巴斯蒂安很快就杀青了。

  杀青那场戏里,巴基穿着墨绿色的线衣,站在灼人的火海里向史蒂夫呼号。

  现实情况是,塞巴斯蒂安站在钢筋搭起的断桥上,四周都衬着绿布和克里斯遥遥相望。塞比情感爆发异常完美,两条就过了。

  克里斯走到地面上,打算朝塞比走过去,想和他聊几句,没想到塞比在剧组的人缘异常好,剧组的几个同事还给他准备了小小的杀青蛋糕,围着他合照。

  凯西过来提醒他准备下一场,雨果先生还在等。克里斯向塞比看了一眼,塞巴斯蒂安觉察到他的视线,也望过来,对他笑了笑。

  克里斯对凯西说了几句,凯西从包包里把他的手机翻出来递给他。他还是走到塞比身边。

  “杀青快乐,那嗓子喊得很棒。”

  “谢谢,你也演得很好。”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酒店,收拾东西,回纽约。”

  克里斯犹豫了下,还是压低声音主动开口,他笑着说:“留个联系方式怎么样?或许我还能再找你喝酒,下次别再丢了房卡。”

  塞比被逗笑了,接过克里斯的手机:“当然。”

  他们拥抱了一下,互相拍打对方的背部。克里斯没忍住胡噜了两下塞比的后脑勺。

 

  2010年底,克里斯终于完全结束了《美国队长:第一复仇者》的拍摄,他戴着墨镜和鸭舌帽,拉着行李箱,步履匆忙的走出洛根国际机场。

  圣诞节快到了,四处可见关于圣诞的装饰。克里斯停下脚步看了看机场外商店橱窗里的小圣诞树,绿枝上挂满了小铃铛,彩灯和拐杖糖果。橱窗玻璃倒映出他的面容,鼻梁上的墨镜让他看起来疲惫又漠然。

  手机突然响起来,克里斯接了电话。

  “到了吗,儿子!今晚你弟弟也会回来,而且你的姐姐会带小侄子过来吃晚餐。”

  “斯科特也会回来吗?他不是在纽约吗?”

  “当然不是,他一个周前就回波士顿了,在外面晃荡了足足一个周,我告诉他,今天要是不回家,那么就永远也别想进门儿了。我不指望你能替我教训他,但是我要求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来,我有多久没见过你了?”

  克里斯轻轻笑了笑:“好啦,我才下飞机。大概七点到家。”

  行李箱咕噜咕噜,跟着这个风尘仆仆的波士顿男孩儿向家赶去。

 

  小时候,作为哥哥的克里斯才是家里的麻烦精,能上树就要掏鸟蛋,能下水就要逮鱼虾,遇到爸妈提溜着打时从来不硬抗,哭声震天响,弟弟斯科特反而是更稳重的那个。

  长大后情况却完全颠倒了。

  克里斯穿过前庭推门进入家中,一眼就看见斯科特摊在沙发上玩手机,像一块单面黄的煎鸡蛋,试图在沙发边缘与地板之间抵抗重力。斯科特偏头看他一眼,微妙的平衡被打破,毫不意外的摔在地上。

  “嗨,哥。”

  克里斯丢下行李箱,走过去踹了两脚:“这是什么见面礼,给我打起精神来。”

  “为什么要打起精神?生活已经够他娘的操蛋了,谁也不能剥夺我回家瘫着的权利。”

  克里斯的小侄子小吉米拿着水枪跑过来,滋了两个舅舅一身,嚷着:“他娘的操蛋生活!”

  克里斯和斯科特大惊失色,赶忙同时去捂吉米的嘴巴。

  “不许爆粗口!”

  “别学斯科特!”

  吉米从两个舅舅的手里挣脱出来,扮了个鬼脸,咯咯笑着跑远了。

  克里斯冲斯科特翻个白眼:“混账玩意儿。”

  斯科特反呛他:“傻蛋。”

  克里斯微微愣神,他想起刚结束的戏中的一幕。当然,那个圆眼睛家伙要比这个青春期延迟的熊弟弟可爱得多。

 

  妈妈亲手做的晚餐和一杯家酿的葡萄酒简直是世界上最强力的安眠药,入夜不久,克里斯就回房间睡了。然而还未等他鼾声渐起,房间门口就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

  斯科特三两步跳上床,和克里斯并排躺下。

  “还不算太鲁莽,知道进房间要敲门。”

  斯科特不屑:“我只是不想进门撞见老哥在打飞机,我会有心理阴影的。”

  黑暗中,兄弟俩沉默了一会。

  克里斯问:“你什么时候跟家里其他人说?”

  又是一阵沉默。斯科特叹了口气,说:“本来快了,就是上次那个男孩儿,我几乎决定和他订婚,然后带他回家了。但是,这个世界往往不尽人意。”

  克里斯动了动嘴唇,但是兄弟之间的默契让他最终没有继续问下去。有时候,保持沉默就已经是一种体贴和安慰。

  “这就是你突然跑回波士顿的理由吧。二十七了,你的青春期延迟症什么时候才能好?”

  斯科特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哥,然而作为一个基佬的直觉又让他翻回来,面对着他哥哥给了他胸口一拳头。

  “我并不是想要逃避,我只是…好吧,我就是想逃避,但不只是因为这一件事,就是,所有事情都乱套了,回家呆着多少能让我好过些。”

克里斯一拳锤回去:“你狭小的生活圈子能容纳下多少事情?”

  “至少还有我的事业。我受够没完没了的客串和卖弄身材了,这样的日子就是在慢性自杀,还是贫穷且无趣的慢性自杀,除了能让我和更多人认识并且打上一炮以外。你也说,我二十七岁了,我有一丁点想安定下来了。只有一丁点。”

  斯科特停了停,语气温和又沉稳:“上个月,查理都结婚了。我去参加他的婚礼,简简单单的一个婚礼,但是很动人。”

  克里斯挑眉:“查理?就是上次你带我去你的生日派对,塞给我电话号码的那个?”

  “对,”斯科特笑起来,“就是那个混蛋。以前朋友们结婚,我觉得真可怕,现在想想,是我太懦弱,我应该敬佩他们的勇气和坚持。如果说,过去我多少会担心同志身份对我拍戏接片产生不良影响,现在我真的不太担心了,大半个圈子都心知肚明,而且,我不想再藏头露尾了。”

  “只是,我本来都快带他回家了的。”

  克里斯伸出手,抱了抱斯科特:“我为你感到骄傲,并且永远爱你,支持你。”

  斯科特说:“你知道,我也很爱你,但是仅限兄弟情。”

  克里斯就不该希望弟弟的青春期延迟症能好,斯科特的正经就是昙花一现。

  “我想揍你。”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因为他实在是疲惫了。

  “听妈说你卖给一个漫改角色六部合约…”斯科特看看身边的哥哥,他已经睡着了。

  斯科特轻轻拍拍克里斯的头。埃文斯家就是这样,从本质上来看,弟弟永远更像是年长的哥哥。

  “你会是好莱坞最明亮的星星,前呼后拥,万众瞩目,但是也会面对无数的窥伺和批判,难以想象的辛苦和桎梏。”

  “希望你已经准备好了,哥哥。”


评论(7)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