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01)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下一章

【01】圆眼睛

  “卡!”

  导演乔喊停之后,化妆师纷纷上前临走各自的演员,克里斯松了一大口气,从跪着的苹果箱上起身。就算是垫了毛毯,苹果箱跪起来还是那么令人难受。他一边微笑着向他的助理凯西表示没什么大碍,一边微微弯下腰配合那个剧组配给他的小个子化妆师倒饬他的头发。

  克里斯是个略有名气的年轻演员,刚刚进入《美国队长》的剧组进行拍摄,除了拍摄前期他得时不时跪在苹果箱上或者曲着腿走路,用他健硕的身材演出一个小个子的神态让他有些为难以外,拍摄还算顺利。毕竟这只是个商业化的超级英雄片,这对克里斯来说算得上是熟练了,电影制作方也是看中他那副超级的身材和曾经扮演霹雳火的经验才花力气争取签下他的片约的。

  他的余光瞟到附近的那个演员身上。同样的,那个和他对戏的家伙也是个年轻的演员,短脸圆眼睛,正在独自整理身上的美式军装配饰。圆眼睛很聪明,即使他没有补妆的需要,或者说,他还没有到剧组安排一个化妆师时时跟进的程度,但是他自己整理了他的帽子,从正到歪,他注意到克里斯的目光,微微冲克里斯露出一个很腼腆的笑。他一个人站在巨大的游乐场布景之中,在人群之外,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克里斯也冲他笑笑。圆眼睛是个挺腼腆的人,至少克里斯在拍摄间隙所见到的的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但一拍起戏来,圆眼睛会立马进入那个自信迷人的角色状态,这让克里斯有些意外,却也很满意,因为至少身边的工作对象还称得上专业。

  想到这里,克里斯觉得自己是有些神经紧张了,他过分在意这个角色,忍不住在心里评判这次工作相关的人和环境,然后悄悄打个等级。

  他从圆眼睛身上收回目光。

  B吧,毕竟我还算是个宽容的人。

  道具助理上前恢复场景,接下来是替身利安德先生上场复制克里斯的表演以便于打光和后期制作。克里斯在写着他名字的座椅上坐下,抱着手臂在一旁观察利安德的表演,利安德是个很棒的话剧演员,模仿力超强,观察他的表演也有利于克里斯发现自己的不足,从而改进自己的表演。

  所有和克里斯有对手戏的演员都至少要进行两遍拍摄,当然不包括重拍的条数。圆眼睛也重新就位准备重拍,他仿佛从一个拘谨的腼腆男孩渐渐舒展开来一般,换上温暖俏皮的微笑,双手插兜,大步流星的朝利安德走过去,亲亲热热的揽住利安德的肩膀。

  克里斯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走动的人和缓缓推进的摄像机,慢慢想起这个圆眼睛男孩的名字,塞巴斯蒂安,他听见男孩儿的生活助理叫他塞比。

  挺可爱的名字。

  克里斯从手边的小桌子上找到一瓶没开封的水,咕咚咕咚灌下去小半。六月初的英国已经这么热,不知道他要怎么穿着不合身的大号衬衫熬过接下来半个月的摄影棚行程。

  “你把所有的傻气都带走了。”

  利安德说出这句台词时克里斯也在心里跟着默念。他看到塞比微笑着摇头,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塞比的左脚在地上轻轻点了两下,似乎是表示思索中的犹豫,也表示了几分无奈。克里斯不知道自己是否理解对了塞比这个看似画蛇添足的表演细节,他只是突然有点羡慕正在和塞比对戏的利安德,甚至有点羡慕那个剧本里的史蒂夫。

  要不,B+级?  无论如何,就算是看在史蒂夫和他的好伙伴巴基的份上,我得请这家伙喝一杯。

 

  克里斯的这个念头一直到一个周以后才得以实现。一个周以来,他每天的场次安排得很满,咆哮突击队的戏份完毕以后他往往要继续拍摄和女主角佩吉.卡特的戏份。而当他拍摄完毕,塞巴斯蒂安也早已经完成工作,回到酒店了。

  这天正是周末,导演排戏比较松快,有意让大家调剂一下。他们刚刚拍完一场小酒馆的戏,昏黄的灯光挟裹着暧昧的情愫在三个人耳边低语,送达出一声声叹息。然而有趣又有点悲伤的是,克里斯昨天已经和塞巴斯蒂安拍过掉火车的戏份了,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在拍摄这场戏时,他看着被暖色调笼罩着的塞比,或者说,巴基,就像是在看一场不可能的梦,梦里的人是二十来岁的年轻生命,鲜活无比。如果史蒂夫知晓未来,他该用怎样悲伤的心情去面对这个一边喝酒,一边微笑的伙伴?

  乔觉察出一点不对劲,反复ng了几条。

  “情绪上有点问题。”乔示意克里斯过来看显示器里的片段,让他调整一下。

  克里斯点点头,正准备下一条。乔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通透感,他是个很感性的人,也相当懂得注重自己的灵感。

  他挥挥手示意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过来讲戏。“也许这场戏可以做些改进,”乔握着笔,点了点塞巴斯蒂安的方向,“这一场的打光从侧面进入,务必让巴基的脸在暗处。这一场的走位变动一下,塞巴斯蒂安从侧倚的姿势变动,然后走到他们俩中间去。”

  克里斯侧头就看见塞比明亮的眼睛。他自然的伸手搭着他的肩膀,就好像还有半分入戏。塞比却腼腆的笑笑,不见一丝巴基的影子。

  “史蒂夫和巴基的关系,我之前听过你们的理解,兄弟,战友,生死之交,彼此的守护者,随便什么吧,但是当面对一个美丽的女军官的时候,也许两人之间不只是雄性生物之间的暗自较劲和兄弟式的调侃,还会有别的什么吗?”乔启发式的提问。

  克里斯敢肯定他一瞬间就明白乔在暗示什么了,他侧头看到塞比的圆眼睛微微睁大。

  塞巴斯蒂安说:“我补习过一点漫画,大概可以明白。”他舔了舔唇,低着头向克里斯靠了靠,面上挂着属于巴基的笑容,自信又开朗的模样。

  乔捏捏鼻梁:“我需要更多的一些,你可以借鉴你从前的表演经历,尽力表现出一种…”

  “暧昧的占有欲。”克里斯突然插话。

  塞巴斯蒂安愣了愣,点点头,圆眼睛被长长的眼睫掩住。

 

  “第二十三场第四次!”场务拿着场记板喊开始。

  红裙美人艳丽的红唇一开一合,史蒂夫半是向往半是孺慕的眼神胶着在两个人之间,看不见中间站着那个棕发青年在他们之间游弋的目光,也不知道失而复得的喜悦将会多么短暂,更无从知晓他们三个人的幸福都注定渺茫。他只是,享受这一刻,并且憧憬着未来。

  这条过了。

  佩吉的饰演者海莉是个热情活泼的英国姑娘,摄像机一停拍就哈哈笑着上前抱住克里斯,她说道:“不,我不会让这种尤物等到第二天的,现在就让我们共舞。”

  大家被她逗得笑起来,今天的拍摄工作总算完成了。克里斯笑着和她胡乱走了几步华尔兹,听到一旁塞比的哈哈大笑,他觉得是时候提出一个邀请。

  “一会儿找个地方喝几杯吧。”他看看塞比,又看看海莉。

  海莉摆摆手:“不,我的营养师和造型师一起努力,费了老大劲才让我挤进这条漂亮的红裙子,我还想多保持一段时间,不会让啤酒,起泡酒,蛋奶酒或者随便什么酒以及罪恶的小薯条毁了这一切的。”

  克里斯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这种戒口时期,他转头问塞比:“那么你呢?”

  塞比回答:“我吗?当然,反正,当然可以。”


==================

这篇应该不算新坑了,老坑重写吧,以前的小哲学家断了太久,我又不满意以前的设定,索性重写。这篇我半个月前开始重写,现在也是有存稿的人了,争取五万以内收手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