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EC】寻找伊甸园(08)

离罗根的脸太近了,只要稍稍前倾就能吻住他。


维克托突然觉得喉咙干燥起来。


“回,答,我。”


罗根一字一顿。他不太习惯威胁别人时不伸爪子,这让他现在的话听起来似乎只是虚张声势,毫无威慑力。但是不知为什么,罗根不愿意用爪子戳着维克托。


维克托盯着罗根的眼睛,那么多年来他魂牵梦萦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快要把计划和盘托出,但是最后,他只是扯起嘴角笑了笑。


“就掺了一点点酒,我随身带着一个扁口小酒壶。我保证,我用性命起誓。”


罗根突然松开他对维克托的桎梏。


“性命算什么。”


“我的小吉米,听到你这样说真让我难过。”


很多年前,维克托仗着自己的自愈能力不管不顾的冲杀时,他也问过罗根这个问题。吉米当时的回答是:别不拿你的性命当回事,有人在乎。


维克托眯了眯眼睛,慢悠悠的从兜里摸出根烟来点上。


“别不拿我的性命当回事,你在乎。”


罗根讨厌维克托没头没脑的回答和那种属于过去的回忆式的语气,那让他觉得心里发空。


“不,我他妈的才不在乎。”


他从维克托嘴里拔下那根香烟,皱着眉头嫌弃的抽了两口。


“那好吧,我在乎你在乎。”


“我不在乎你在不在乎我...操,玩什么绕口令。”


维克托笑得打跌。


“别想把你往水里掺酒的事儿绕过去,如果你心里没鬼,何必大费周章用水来打掩护。我不知道是那酒的问题还是其他的什么鬼东西,我和查尔斯当时确实快死透了,但是你只惊慌了一瞬。”


维克托反驳他:“只惊慌了一瞬?我当时简直想活撕了那鬼东西,要不是查尔斯的能力场在那个时候才消失,你也不必挨那么一下。”


“挨那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让我近了那狼崽子的身,正好能让我杀死他。”


“杀死他,哼,杀敌一百自损三千,你从来就不是个打架的好手。你往后退那几步的时候想没想过你胸口穿着几根钢爪?真拿自己当烤串吗?”


“当时鬼才想得了这么多。”


“是咯,你差点就变成鬼了。吉米,詹姆斯,罗根,随便什么鬼名字,你给我记清楚,别不拿自个儿当回事,我辛苦跑着一遭完全是因为我想来找你,要不是艾瑞克一定要我找到能够和‘苹果'沟通...”


维克托突然止住话头。妈的,说溜嘴了。


罗根冲维克托吐了个烟圈,维克托心烦意乱的挥散那些烟雾。


“继续,等会我会提问的。”


“你....好吧,伊甸园里的人不能出界,这我告诉过你们了,这是有原因的,那地方有点古怪,用一个红头发姑娘的话来说,她能感应到伊甸园是‘活的’,我们叫它‘苹果’,它拒绝和我们交流,直到几个月前,‘苹果’给出了一个名字。”


“查尔斯?”


“...是的。”


“那么我猜那酒肯定也和这玩意有关。”


“不,‘苹果’是无形的,没有类似脑波或者电磁能力的变种人无法感应到它,它就像是伊甸园的‘核’,能影响很多东西。但那天我掺的酒是用伊甸园里的河水酿制的,艾瑞克给那条河起了个名字,叫‘夏娃’。她的终点是一处很美的湖泊,怎么说呢,我们也是在里面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的,夏娃之水非常奇异,喝了准没坏处,至少现在没发现。”


“这就是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吧,我们只是老的慢,又不是不会老。”


“大概吧,就这些了。”


像是在强调什么一样,维克托又重复了一遍。


“就这些了。”


“听着,我不知道你还对我们隐瞒了什么,但是目前看来并没什么妨碍,这是我不动你的原因之一。其二,查尔斯和劳拉选择相信你,尤其是那个老头,我不知道他中了什么魔障,一定要我忍受你。其三,我...”


罗根顿了顿,自暴自弃一般的承认:“我确实有一种认为应该相信你的直觉,但是这并不能打消我对你的防备。”


“你这一大通话可真是伤透你老哥的心啦,”维克托夸张的叫着,试图打消袒露秘密的尴尬感,“也就是那句‘觉得应该相信我’算是动听。”


“我肯跟你啰嗦这一大通就已经够动听了,那些人都没命听这些废话。”罗根深吸一大口烟,脏兮兮的鞋跟用力碾熄了烟屁股。


维克托有点说不上来心里的感受,他有点高兴,又觉得莫名其妙的心酸:“我不会害你的,你这白眼狼。毕竟...要说杀你,两百年前我就干过这件蠢事儿了。”


罗根瞪了维克托一眼:“上一个要杀我的人的血还热乎呢,你要试试吗?”


维克托笑着搭上罗根的肩,罗根甩开他向买食物的摊贩走去。


这事可不止这么些。罗根在心里嘀咕,他因为维克托遮遮掩掩的坦白心烦意乱,更让他不安的是维克托看他的眼神,尽管那种眼神稍纵即逝,充满了占有欲和意味不明的冲动 而这种眼神却并非敌对情绪。罗根本来早有察觉,只是一直不肯承认。


直到那天,杀死X–24后无力倒下时,他感觉到所有的生命力都在顺着胸膛前的贯穿伤汩汩流逝,雨幕里,那头虎悲伤的长啸着,冲过来接住他。



“怎么样,还没回来吗?”


艾瑞克不耐烦的问,他有点压不住自己的火气。


他拧着眉头在狭隘的房间里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


一个清脆的女童声响起。


“耐心点,反正在伊甸园里我不会感到力竭,不过也差不多让克劳莉丝过来轮班儿了,她老爹*的动作可真慢啊。”


凯蒂*无所谓的说,一手维持着施放力量的姿势,一手翻了一页书。她的外貌只是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模样,心性似乎也变得有几分孩子气。


如果查尔斯在这里,一定会无比的诧异。


因为在他的想象中的那个臭脾气老家伙,正是他们初识时的年轻模样。



*凯蒂是幻影猫的名字,克劳莉丝·弗洛森是闪烁(Blink),在漫画里是虎子的养女。


评论(19)

热度(33)

  1. 江湖夜雨十年灯恶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