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EC】寻找伊甸园(07)

  查尔斯再醒过来的时候,入眼一片眩白,晨光迈着轻快的步子从窗台外流曳在他身上搭着的干净被褥上。要不是床脚边的地铺上睡着个打鼾的大个头,他还以为自己到了身后的世界。

  罗根和劳拉搬了两把椅子坐在床边。老的那个抱着双臂打瞌睡,小的那个也抱着双臂打瞌睡,俩人的动作几乎一模一样,正在维克托的鼾声里睡得香甜。

  看来我暂时还没资格进天堂。查尔斯自嘲的笑了笑。

  劳拉先听见响动,她睁开美丽的大眼睛,迷糊了一瞬,脸上带出一个灿烂的笑来,准备摇醒罗根。

  【不必了,让他们睡。】查尔斯微笑着,在脑海里告诉劳拉。

  劳拉点点头,小心的在地板上坐下,把脑袋轻轻搁在查尔斯手边。

  查尔斯的手背上还扎着打点滴的针,他小幅度的动动手指,摸了摸劳拉头发。劳拉是个小暴脾气,却有着一头柔软而美丽的棕发。

  查尔斯很快又阖上眼睛,他太疲倦了。太阳穴还是针扎似的阵阵发疼,所有的感官仿佛仍陷落在那天的暴雨里...


  查尔斯以为迫使那么多个雇佣兵调转枪口已经是自己最后所能做的了。他极少用自己的能力伤人甚至杀人,但此刻除了让那些家伙自己饮弹而死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能解开困局了。

  他愿意救赎每一个迷途的灵魂,无论是那个蓝皮肤的小偷妹妹,还是当初纵身入海复仇的艾瑞克,但更多时候他往往别无选择。

  佛陀割肉饲鹰,而他只愿捍卫所爱。


  整齐划一的枪声干净利落的响起时,一蓬蓬血雾在雨幕里像是血红的花。千万雨滴轰然落地。

  维克托杀了唐纳德,劳拉截下了那颗子弹。

  罗根继续向着劳拉和查尔斯的方向奔跑,而同样也能抵抗查尔斯的能力场的X–24年轻又勇莽,他没顾得上管理者唐纳德的死,只是执着于完成他的任务。

  X–24把罗根捅了个对穿。

  查尔斯昏过去时仍忧心忡忡,因为他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滂沱的大雨,以及劳拉和维克托撕心裂肺的:“不!”

  恼人的饥饿感唤醒了罗根,他一睁开眼就看到查尔斯睡在床上,劳拉趴在他的病床边拉着查尔斯得手呼呼大睡,维克托在地板上趴着睡,像只大猫一样压着双手。他们连赶了数天的路,又经历了一场大战,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场香甜的睡梦。

  如果可以,他情愿一直睡在这间弥漫着淡淡消毒水的病房里。

  罗根走过去踹了维克托一脚,低声喊他。

  “起来。”

  维克托突然惊醒露出个凶狠的皱眉,看到是罗根站在他面前又老实的收起了那个表情,不满的嘟哝着。

  “起来,多大了还有起床气,跟以前一样。”

  罗根脱口而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内容有什么不对劲,又在维克托心里掀起了多大的波澜。

  维克托猛的抬头盯住罗根,罗根已经转身开门准备出去了,留给他一个花白头发的后脑勺。

  “那就是我们的全部过去吗?”

  维克托想起那天罗根的话。

  不是的,那不是我们的全部过去。

  我们的过去,除了没命似的参加战争,濒死挣扎以外还有很多。

  我们出逃时你还很小,满心愤怒和悲伤,像一只受伤的小野狼。然而打小你就爱生病,贵公子的体格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躲在山洞里哭着发烧,做噩梦都是沙哑的嘶吼。

  我吓坏了,甚至后悔带着你逃跑了,但是如果不逃,在那时我们应该会被当做怪物双双绞死。

  我从小水凼里找水喂给你,不洁的水却让你烧得更厉害,你浑身是汗,却大喊着冷。我只有紧紧搂着你,你这小混蛋,给我留下好几个窟窿眼。

  那是你最后一次生病...

  “找吃的,走不走?”

  罗根站在门口,不耐烦的催促道,打断了维克托遥远的追忆。

  “哦。”维克托闷闷不乐的跟着他走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诊所,又是瑰霞满天的黄昏,一大群飞鸟投到不远处的林中,大雨好像涤濯了整个世界。

  “我以为我死定了。那个怪物的爪子是艾德曼金属。”

  “嗯。”维克托以为那只是一句感慨。

  罗根突然转过身抓着维克托的领口把他抵在墙上。

  “好了,现在你来告诉我,你喂给我和查尔斯的水里掺了些什么东西?”

——————————

我爱周末,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下次交代一下以前埋的伏笔和24的死,天天爆字数,一写就收不住,这啥时候才写到老万啊...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