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EC】寻找伊甸园(06)

上一章    

    死神披着黑衣在路上悠悠行走,半月弯刀在地上拖出刺耳的尖叫。

    

    “啊,找到你们了。真令人惊喜,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漏网之鱼,小老虎。我可是你弟弟的头号粉丝,顺便也崇拜你一下。”

    

    唐纳德“砰”一声关上了车门,跺了跺脚,脚下的沙石嘎吱作响。他仿佛听到了美妙的音乐,神经质的笑起来,金牙闪烁着贪婪的光。

    

    “杂碎东西。”

    

    维克托还是一副急躁脾气,他指着唐纳德和他身后的迷彩服雇佣兵们,侧过头问罗根:“就是这些东西把你逼成这样的?”

    

    虽然大敌当前,罗根还是想先揍维克托一顿。

    

    “当然不止我们这些杂碎咯。”

    

    唐纳德尽量作优雅状行了一个鞠躬礼,背上黑洞洞的枪眼在他弯腰之时正好对着罗根的方向,好像下一秒就要呼啸着击碎那个花白头发老狼的脑袋。

    

    “唰——”

    

    唐纳德比了个手势。集装箱的大门被两个雇佣兵用力打开。

    

    X–24戴着黑色的口塞,双手双脚被锁住,闭着眼睛站在铁笼里。

    

    吃了几次亏,唐纳德总算学聪明,懂得了拖延生变的道理,打算一上来就使用秘密武器。

    

    “操!这他妈的是什么鬼东西!”

    

    维克托破口大骂。

    

    罗根闭了闭眼。

    

    那是我。

    

    又睁开。

    

    “那不是我。”

    

    “废你他妈的话!老子当然知道那不是你!这他妈的是感慨不是问句!”维克托甩出双爪,拱起背向唐纳德冲去 

    

    罗根突然觉得心下莫名轻松,双腿蓄满力量。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他曾经徘徊在野兽和人的边界,在兽性的杀欲里向人性张望着,逡巡着。每一次,每一次都逆着血海朝人群奔跑,这一次也不例外,更何况他尚有人作伴,尚有人要守护。

    

    见维克托三两步冲至身前,唐纳德退了一大步,身后的雇佣兵成合围之式堵住维克托,一时间枪响如雨。先前疏落的雨终于彻底落下,雷声轰隆。

    

    暴雨已至。

    

    唐纳德迅速跑至集装车前除去X–24的手链脚链,他的机械手在金属上磕碰出清脆的声响。

    

    “下雨咯,是你上场的时候了。”

    

    X–24睁开双眼,纯然无机质的愤怒,狼爪闪着凛冽的光。

     

    唐纳德满意的和他的秘密武器对视。

    

  X-24低吼一声冲进雨幕之中,正与撕开雇佣兵人肉围墙的维克托正面对战。维克托身上的枪伤迅速愈合,子弹掉出肉身,同豆大的雨珠一起坠地,叮咚作响。

  

  上帝不晓得这次搏命厮杀,只顾哗啦啦的下他的大雨,泥浆四溅,天地变色。

  

  罗根紧随维克托之后,他仿佛感觉不到狼爪出鞘之时的疼痛,他只知道不需要感知疼痛,那不是他有精力关注的事。大雨浇透了他,他只顾挥刃,只顾搏杀。

  

  眼前是一片血红,或许身上也是一片血红。大雨将血冲刷,蜿蜒在地汇作一条血色溪流,鲜血源源不断,罗根的喘息越来越粗重,他只穿了一件T恤和夹克,而那些为钱搏命的雇佣兵身穿厚厚的防弹衣和迷彩服,像一群嘶吼着的鬣狗前仆后继,枪声不绝。

  

  维克托刚刚挨下X-24一爪,腹部的三个血洞短暂的流出汩汩鲜血又愈合,疼痛成了绝佳的兴奋剂。

  

  他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双爪兴奋得发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露出一个张狂的笑来。

  

  “杂碎!”

  

  维克托弯腰闪过X-24冲他脑子来的一下,锐利的虎爪刺入X-24的大腿,发力抱起X-24往地上狠命摔下。X-24挥空之后往维克托的肩背又来了一下,维克托吃痛大喊。

  

  罗根掀翻一个雇佣兵后,抬眼穿过雨血锁定维克托的位置:“维克托!”

  

  他疾步朝维克托方向冲杀过去,维克托正被X-24甩向路边荒原。

  

  维克托吐出一口血沫,骂骂咧咧的站起来。

  

  罗根冲到他身边,和他背靠背应敌。X-24狼爪上的血还未被大雨冲净便嘶吼着向两人冲来,雇佣兵们也握着嗜血的利刃奔向他们。

  

  唐纳德坐在集装车车厢处,像在看西好莱坞的灯红酒绿一般悠闲。当维克托和罗根二人的战场被引至路边,时机成熟。他摸出背后的枪,上了膛,向查尔斯和劳拉藏身的地方走去。

  

  劳拉捏紧了拳头,微微有些发抖,尽管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唐纳德微笑时闪烁的金牙却那样清晰。

  

  查尔斯在最初的慌乱过后反而呈现了奇异的平静。

  

  “劳拉。”查尔斯摸了摸劳拉的头发,小狼浑身都是怒意,可是查尔斯知道她在害怕。

  

  “别怕。”查尔斯说这话时,眼里都是奔向死亡的平静。

  

  

  罗根已有些力竭,但背后那人的温度时刻提醒着他战斗的意义。

  

  当他一个转头看到唐纳德的去向时,瞳孔骤然缩紧:“劳拉!查尔斯!”

  

  维克托大骂:“操!”

  

  他猛地跃起,大猫身形敏捷,三两步奔向唐纳德。然而唐纳德已经端起了枪,维克托再快也快不过那一枚子弹,生死就在那一声枪响里。

  

  劳拉小小的身影站在车窗前,打算用血肉之躯当下那呼啸而来的子弹。

  

  查尔斯喃喃道:“劳拉…”

  

  他露出平静的笑容,还是到了分别时候。还是见不到那条自己命名为逐日号的摆渡船,见不到维克托口中无限美好的伊甸园,见不到他为之努力一生保护的幸存变种人们了。

  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人这一辈子,到了分别时候,总是无限温存,悲欣交集。

  

  天地在这一刻仿佛静止,雨滴沉重的悬浮在半空,查尔斯在此刻释放了他巨大的能量。能提前这份力量释放的时间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这个阿兹海默症患者刻意没有按点服用他药片。

  

  这个伟大的变种人蜷缩在一床脏破被子里,缓缓的揽住挡在他身前的小狼女,燃尽他最后一点力量去控制敌人的枪口。

  

  罗根和维克托同时挣扎着向查尔斯和劳拉的方向走来,像是逆着大海,步步都踏出带血的水花。  

    

  劳拉满脸泪水,她不敢动,那颗子弹呼啸而来。

  

  她得挡在查尔斯身前。

  

 -------------------------------------------------- 

  

ps.这章码得好艰难…下章就好了…我是个甜文爱好者,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pps.两人背靠背的劈克:

评论(2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