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寻找伊甸园(05)

天色暗沉,路边的荒草全无动静,偶有微风也显得压抑。

维克托莫名的焦躁不安,他嗅了嗅,隐隐觉得不对劲,却只觉察到粘稠的空气。

要下大雨了。

罗根坐在副驾驶,他刚刚轮完四个小时的车程,疲倦得要命,抓起劣质的酒狠灌了几口。查尔斯和劳拉在后座用杂志和拼图打发时间。

罗根注意到维克托异常的举动,皱眉。

“你要是不乐意老实开车,我可以继续开。”

维克托反驳:“你眼皮都在打架啦。”

他从后视镜看了看劳拉,问:“劳拉,要试试开车吗?”

劳拉还没回答,罗根就骂道:“别出馊主意!”

倒是查尔斯笑呵呵的:“要试试吗,劳拉,你可以做任何事,不过开车还是最好先有人指导。”

劳拉跃跃欲试,拖长声音嚷道:“我早就——看会了!”

罗根道:“不行——劳拉。”

罗根从小是个不要命的家伙,强大的自愈能力让受伤变得无所谓。但是他知道,伤口会好并不意味着不会疼,他也会疼。当劳拉出现在他面前,走进他的保护范围以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婆婆妈妈的,忍不住拿劳拉当个小姑娘看,他舍不得劳拉受伤。

其实,除去那该死的变种能力以为,劳拉本来就是个小姑娘,她完全值得一个正常的,幸福的童年。

而一个正常又幸福的童年可不应该包括在不靠谱的大人的怂恿下开着车载人狂飙——至少罗根这么认为。

劳拉瞪着罗根,瞪了快三分钟。

罗根无奈,斑白的两鬓让他看起来全无威慑力:“只能开五分钟。”

劳拉得意的笑了。

实际上劳拉开了快三个小时,她坐上驾驶座以后罗根就撑不住的睡过去了,维克托完全没有履行“看着她”的命令,在后座跟查尔斯下象棋玩,虽然维克托老是输,但是查尔斯找不到人来代替这个蠢家伙了。

再过六十公里,他们本应该抵达下一个补给的小镇,在那休整一夜,开上三个小时就能到达边境。

但是当第一滴雨点落下时,罗根突然从梦中惊醒,维克托也用力嗅了嗅,抬头盯着前方。天边浓云滚滚,银蛇似的闪电无声划破苍穹,闷雷在厚重的云层里出没。

数十辆黑色的SUV以及一辆笨重的集装车从岔道上气势汹汹的开过来。

劳拉刹住车,她死死瞪着黄沙满天的公路尽头,左拳早已伸出两根锐利的狼爪。

“那疼吗?”

她的小伙伴瑞贝卡曾经问她。

她刚刚结束了一次训练,猎杀了一头愤怒的公牛和一只可爱的小狗,小姑娘身量未足却浑身浴血,双臂因为用力过度而阵阵发麻。

“每一次。”

罗根安抚似的握住劳拉的右手。

“待在车上。”

劳拉猛的转头,眼睛里冒着火星子:“可是——”

维克托摁了摁劳拉的脑袋:“听话,保护好查尔斯。”

“我才不需要。”查尔斯捏紧了口袋里的药瓶子,他有些喘不过气来,那是令人悲伤的属于老人的特质。

他快到服药的时候了。

他们日夜兼程,还绕了许多冤枉路来甩掉追踪的豺狼,却还是在即将到达终点之时和那群畜生遭遇。

罗根点了根烟叼在嘴里,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劳拉抽烟——他的心神全被即将到来的危机占满了,顾不得做个妥帖的老爹了。罗根看了眼维克托,咬着后槽牙吐出一句话:“要一起打架吗?”

维克托恍惚想起很多年前,在非洲,那只年轻的狼崽子带着怒气问他:“要一起走吗?”

那时候自己却囿于诅咒般的变种身份和尚未辨明内涵的占有欲,不肯放弃那份操蛋的“稳定适合的活计”,没有给出詹姆斯回答。他只是站在原地大喊着“吉米”,以为詹姆斯还会像以前那样,回到自己身边,和自己并肩。

最终尝足了被抛弃的滋味。

但是这一次。

维克托咧开嘴笑起来,纵使眼睛透露了他历经沧桑的事实,那两颗虎牙却让他带上了几分稚气。

“当然,吉米。我等了太久了。”

评论(2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