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盾冬】春归(甜饼一发完)

*因为是春天的甜饼,所以我要叫它春饼

*和春日战士

*你猜谁是春



巴基蹲在一小丛灌木边上,看着面前那只灰斑猫警惕的接受他今天的投喂。

灰斑猫很快吃完了那块培根,眯缝着眼审视着面前这个胡子拉碴的长发男人,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迅速的甩尾巴走人。

巴基犹豫了一下。

好吧。

他又从手中那份汉堡里拎出半块猪肉,小心翼翼的放在灰斑猫面前。

灰斑猫看了看面前那块带着牙印的肉,摆动着它曼妙的长尾巴,毫不给面子的走了。

巴基一边看着那只猫咪的屁股一边为那半块肉感到惋惜,并且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趁着没人注意捡回那半块肉。史蒂夫出差之前和他再三强调过,不要乱吃东西。

感谢上帝他成功了。

非常操蛋,但事实就是这样。冬日战士加入复仇者一年零三个月以后沦落街头铲屎官,一切都得怪弗瑞派来的心理测评师。那个古里古怪的年轻人觉得他最近不太适合继续出任务①。

“我认为您需要适当休息一下,逛逛公园,喂喂鸽子。”

更见鬼的是弗瑞居然也批准了。那个独眼资本家一改往日压榨劳工的风范和多疑的个性,毫无保留的信任那个年轻的测评师。

再加上心理评测报告上的一排鬼画符和一个章印。好了,冬日战士惨遭停职。但是美国队长却没有假期,甚至在巴基休假的第四天,史蒂夫,娜塔莎还有克林特就到英国出短期任务了。

他们被派去协助一件跨国企业违法培育基因怪物案的收尾工作,出于保密条例,英方要求复仇者的参与成员不能进行个人通讯。

一开始巴基还悄悄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因为有假期的借口和史蒂夫放纵的折腾一整晚了。虽然他不肯说,但多少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史蒂夫旺盛的精力...尽管那确实很爽。

然而很快他心里又塞满了思念。

每个在没有史蒂夫的房间里醒来的清晨,巴基都会在布鲁克林的阳光里描摹史蒂夫的金发。

他好像能听见史蒂夫低沉的笑声就在他耳边响起,后背上的肌肤诉说了一个又一个的吻,他翻了个身。

没有史蒂夫的蓝眼睛。

巴基慢悠悠的起身洗漱。他满嘴泡泡,叼着自己的牙刷,用手弹了弹牙杯里那只同款不同色的牙刷。


时值三月,布鲁克林公园刚从灰蒙蒙的冬天里苏醒,树木微微的绿,花朵轻轻的香。巴基晨跑完毕,用垃圾食品投喂了一只灰斑猫以后正在花园的小径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春天在他周围蹁跹。

他喜欢春天。

春天的时候,每一觉醒来都是不一样的世界。

巴基见过公园里的一棵白玉兰一夜含苞。今年时机正好,趁史蒂夫没在家,他掐准了花期,用一整夜的时间去看那株玉兰冒出一树高擎的花骨朵。

春夜的露水沾湿了他的眼睫。晨光熹微之中,那棵玉兰树洋溢朝气蓬勃的美,洁白的、含蓄的玉兰花散发着若有似无的芬芳,那浅淡的香却仿佛在和他沉钝的心一起怦怦跳跃着。

那个时刻他想,要是史蒂夫在就好了。

史蒂夫会和他并肩站着,看一棵玉兰树擎出那些美好又娇嫩的花骨朵儿来。他会抓住史蒂夫的手,而史蒂夫会吻他的唇。

巴基在那棵玉兰树面前驻足了一小会儿,像是问候一位佳人晨安。


“嘿!哥哥!你能帮我们捡那个球吗?”

一个黑头发小姑娘从草坪那头喊到。她正和她的伙伴们玩网球,那个青绿色的球正咕噜咕噜的滚到巴基跟前。

“当然。”

巴基捡起那个球,又怕自己准头太正会砸着小姑娘,不敢用力投掷。他小跑过去,把球递给小女孩。

小姑娘仰面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

“你人真好②。”

小姑娘从巴基手里接过球,看见了巴基露指手套下的金属臂,此前巴基一直把手插在裤兜里。

小姑娘瞪圆眼睛:“哇哦。”

巴基有一点烦躁。他遇见过不少对他的手臂发表评论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不怀恶意,他们先入为主的同情他怜悯他,脸上露出尴尬又局促的神情,仿佛冒犯了他这个可怜的残疾人一样。

巴基知道他们都是毫无恶意的好人,只是他们不会知道经由这只该死的铁臂犯下了多少罪恶。

面对小姑娘天真的脸庞,巴基只能干瘪瘪的回答:“哇哦。”

早知道就戴那双全指手套了。

小姑娘拉住他的左手 巴基因为有些紧张,金属臂发出一点咬合的声音。

“那一定很疼,但是至少它看起来很酷。”

巴基没预料到这样的一句话,一句带着羡慕意味的赞美。

“呃,是的,差不多。”他挠挠头。

小姑娘笑得眯起眼:“要和我们一起玩球吗?你一定会赞到让伊芙抓狂的——她是‘贝儿’队的,而我们会成为‘仙度瑞拉’队的队友!”

巴基友善的笑了笑,嘴边弯起一道弧。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成为一个公主比较好。

“抱歉,我...”

“好啦,好啦——”

小姑娘打断了他的话,冲他扮了个鬼脸。

“我开玩笑的,要是我们太厉害了米拉会不开心的,她会哭鼻子的。”

“呃,是的,我们不能让你的好朋友哭鼻子。”

巴基用右手很轻很轻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顶。

远处传来小伙伴们的呼喊声。小姑娘冲她们挥了挥手。

“谢谢你,你真的很酷,我是说真的,祝你日安。”

她跳着跑远,巴基突然大声问她。

“我们‘仙度瑞拉’队会赢的,对吗?”

小姑娘扭头给他一个灿烂的笑,黑发和衣摆都因她跑跳的动作在风里飞舞着。

“是的!顺便一提——我叫安琪尔!”

安琪尔站定,喊到:“你——呢——”

“巴基。”巴基用平常的音量回答,他没意识到距离。

“我是巴基——”他又大声回答小姑娘,脸颊因为大声又毫无顾忌的呼喊自己的名字而微微发烫。

“你好巴基——再见巴基——”

巴基冲她挥挥手,安琪尔快乐的跑远了。

他把手揣回兜里,金属的指尖好像还温热着。



信步走在公园里,巴基从没像此刻一样想念过史蒂夫——或许他有过,但此前七十年里他都不敢正视这种想念。他习惯了照顾史蒂夫的后背,以背靠背的姿态,现在他觉得背后空荡得发冷,带着无所适从的不安。

他想问问史蒂夫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任务进展得如何,什么时候回来。

他想跟史蒂夫说说话,他想告诉他这半个多月来自己已经快和一只猫混熟了,花了一整晚看了一次花开,遇见了一个天使一样的小女孩,这半个多月来什么都好,但是也什么都不好。

因为没有史蒂维。

他走到在一条长椅前坐下,专心致志的想念史蒂夫。

一阵风,一片云可以流浪到远方,巴基也曾经流浪。

他原本以为逐风流云般漂泊数十年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人一旦在某处生了根,就再也不想抽身而去了。

史蒂夫吻住他的那一天——甚至不是在晚上,就是在明晃晃的清晨,太阳大喇喇的闯进他们的窗台,史蒂夫吻住他。

巴基当时只愣了一秒钟,然后凶狠的回吻。

纵使在那一刻,心口哗啦啦的春溪流,百鸟飞,千百种欢喜在开花,在唱歌,忘了冬日的严寒和风霜。

他心里只闪过一个念头:输人不输阵,说什么也不能在接吻上输给史蒂夫。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巴基掏出手机来看。操作这种小装置对冬兵来说完全不成问题,但是当初史蒂夫带他回到布鲁克林,一点点教他学习现代生活的样子实在让他心动。

那样笨拙的百般耐心,实在让人舍不得戳穿。

巴基看清显示屏上的消息发件人。

“A Stevie”③

他情不自禁的露出惊喜的神色。

不远处坐在草坪上私语的情侣相视而笑,奔跑的孩子冲他的小狗朗朗大笑。天空划过的白鹭收翅低掠过风吹皱的湖水,枝头缀满花蕾的褐枝频频点头,春日里,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欢喜。

巴基也是那样欢喜又普通的一个。

他点开消息,史蒂夫告诉他,他的任务结束了,快要回来了。

巴基把手机收回口袋,面上带出一丝傻笑来。很快他又摸出手机来看,一下子又为自己这磨磨唧唧的动作难为情,把手机收好。

最后还是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回了句:“哦。”

阳光太好了,巴基忍不住在长椅上打了个小盹。

凉风习习,青鸟,白云,眼泪,微笑,抚慰一切的轻吻,身体里陌生的充实感,巴基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春意旖旎的梦。

梦醒了,他一睁开眼,就看到梦里的人坐在他旁边了。

巴基倾身过去,偷一个吻。史蒂夫很快热情的回吻他。

“你回来了。”

“是的,我发消息给你说了的,我很快回来。”

“如果你是指半小时前的那条短信,那可真够快的。”

“不,不够快。”

他们交换一个甜蜜又默契的笑容,拉着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咪唔。”

从矮灌木丛里钻出的灰斑猫甩甩尾巴,步履轻盈的跟在他们身后,仿佛一位春天的使女。


——————————————————————

①之前发的一个甜饼《山姆威尔森:十个想让自己消失的场合》结尾处出现的原创助攻人物斯塔基先生(Mr.Stucky)。

②You are so nice.很普通的一句英语口语,感觉写成中文格外土...我又不想在正文里杂英文,所以在这里备注一下。

③加A一是为可以把史蒂夫的名字排在最前面,二就是a的特指含义。

评论(7)

热度(150)

  1. qqqq恶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