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EC】寻找伊甸园(03)

【03】

    (不文明用语出没)


上一章  下一章

    

    “劳拉——回车上去——”

    

    罗根转过头,拖长声音冲劳拉喊到,小姑娘跳下车,冲他和维克托站着的方向遥望。

    

    “操。”

    

    罗根不得不速战速决,抖抖鸟塞回裤子。

    

    维克托若无其事的瞟了一眼,又转头一边盯眼前的荒草坡发呆,一边放水。

    

    罗根提好裤子冲维克托挑了挑眉,没出声呛他。

    

    罗根回到车上抱起查尔斯。

    

    这趟旅程难免会有这样尴尬万分的时候,他们的小破车没办法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段里从一个小镇赶到下一个城镇,而此时为了解决一个瘫痪老人的生理需求他们都顾不得太多脸面。

    

    罗根在后面扶着查尔斯,勉强让查尔斯站立着。查尔斯嘀嘀咕咕:“不许看——不许看——不许看——”

    

    查尔斯当然觉得难堪,但是除了接受这这操蛋的命运之外还能怎样呢。

    

    他从不相信穷途末路,他仍然渴盼着那处伊甸园...那处最后的变种人乐土。

    

    维克托回到车旁站在小姑娘旁边嘻嘻哈哈:“你爸让你别看了。”

    

    劳拉一本正经:“你洗手了吗?”

    


    

    他们在路上争执了一会儿,但是还是决定在进入伊甸园之前,和劳拉一起去到北达科他州去和她的兄弟姐妹们汇合。尽管维克托告诉劳拉那群小机灵鬼会在约定时间到了之后自己动身去的伊甸园的。

    

    维克托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他出来之前,伊甸园里有一个能利用电磁波的变种人设法跟外界建立了断断续续的通讯。维克托愿意孤身出来也是因为他确定了外界还存活着变种人的消息。更重要的是,那个变种人向维克托转述了他听到的关于他一个在外变种人的广播描述是“手生钢爪,无法被杀死的怪物。”

    

    总要碰碰运气。刚听到消息时维克托看着自己的指爪想,得快点找到他,把他带回伊甸园。

    

    但是现在劳拉静静的和他对峙,棕色的大眼睛里有一股子让维克托熟悉到死的倔强。

    

    维克托讨厌横生枝节,但是最后还是认输了:“你真是像小吉米。”

    

    劳拉戴上她从上一个便利店顺来的花塑料边的酷墨镜,骄傲的扬了扬下巴,从驾驶座和副驾驶之间的空隙里挤个脑袋看罗根开车。

    

    罗根一边开车一边扫后视镜。

    

    “劳拉,坐回去,你会磕着脑袋。”

    

    劳拉撇撇嘴,嘟囔了一句西班牙语。

    

    维克托和查尔斯哈哈大笑。

    

    罗根不满:“这辆车上所有人都能听懂西班牙语——除了我,操。”

    

    维克托用英语回答劳拉:“别再欺负你的唠叨老爹爹不懂外语啦。”

    

    查尔斯笑着。劳拉真是天赐的奇迹,是这么多年来发生在罗根身上的最好的事。她让罗根变得唠叨,但也让罗根变得柔软。

    

    劳拉有学有样:“操——”

    

    罗根大惊。

    

    查尔斯瞪罗根:“罗根!”

    

    维克托还是哈哈大笑。

    

    

    他们终于在夜色降临之前到达了一座小镇,小破车喘息着停在一家汽车旅馆旁。

    

    正值黄昏,不肯离去的太阳流曳了半边天的橙晖,另一半已是深蓝,淡月隐隐,在天角画出一道弧。

    

    昏昏欲睡的旅店老板从柜台里探出好奇的目光打量这奇怪的一行人。一个高个子的中年人推着个笑眯眯的瘫痪老头,老头牵着个棕发小姑娘,小姑娘还拉着个长发的年轻男人。除了那个老头看起来和善又有涵养以外,另外仨看起来都带着“我脾气不好”的标注。纵使老板也算是阅人无数,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冲那个掏钱的中年男人多嘴了一句。

    

    “你们兄弟带着家里老小出来旅游?”

    

    罗根愣了愣:“唔。”

    

    老板没有得到更多回应,也不再追问。好奇心害死人哟,老板想着,从柜子里取了两把钥匙交给那个中年人。

    

    是两间标间,一间两张单人床,但是罗根把一把钥匙丢给维克托以后就领着劳拉和查尔斯去了另外一间。

    

    维克托盯着罗根,恨恨的朝地上啐了一口:“为了守着那俩又要防着我,你打地铺还没打够吗?”

    

    罗根头都没回:“没有。”

    

    维克托嚷着:“操你!”

    

    他转过头看见用急忙报纸遮住探询的好奇目光的旅店老板。

    

    “再看!小心你的眼睛!”

    

    


    罗根脚边堆了一堆烟头。

    

    真他妈的没味道,还是雪茄抽起来舒服。罗根晃了晃空烟盒,咬着最后一根烟屁股想。

    

    夜色深沉,月亮完全圆了,孤寂的挂在黑夜撸,越发显得天地空空荡荡。

    

    罗根坐在旅店门口的马路沿子上,在他背后的房间里,劳拉和查尔斯已经睡熟了。罗根开始放空,有点睡意上涌,直到他面前出现了一双脏兮兮的靴子,月光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挡。

    

    “你真像个傻逼守夜狼,又老又犟。”

    

    维克托动作很轻,猫科动物的天性。

    

    罗根瞟他一眼,没回话,咬了咬烟头里已经咬碎了的爆珠。

    

    维克托挨着他坐下,掏出一根雪茄递给他,用指爪撕开雪茄头。

    

    罗根扬眉,接过雪茄点燃。

    

    半只雪茄的沉默过后,罗根说:“你对我们有所隐瞒。”

    

    维克托毫不在乎:“当然。”

    

    罗根眯起眼:“所以我当然要提防你。”

    

    维克托笑:“这可太让人伤心了,吉米,你真是一点也不记得我们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时候。你倒痛痛快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维克托突然拔高音量:“可我他妈的该死的狗操的上帝记得清清楚楚!我承认我以前是个王八蛋,我确实活得像个疯子,是个该死的反社会暴徒,但是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那么多死人,那么多血,没完没了的伤口,没完没了的枪子儿,没完没了的躲藏和冲锋...”

    

    “这就是我们的全部过去?”罗根突然打断他。

    

    维克托犹豫了一瞬,最后压低声音回答:“是的,这就是我们的全部过去。”

    

    “那现在看来当个保姆老爹爹还不算太糟。”

    

    “可怜哦,我的小吉米,你想得倒美。承认吧,你就是天煞孤星,克亲克友的命。我们除了彼此没有别人了。我们被绑在一起了。”

    

    “狗操的上帝。”

    

    罗根和维克托吓了一跳,转过头就看见劳拉,不知什么时候劳拉就坐在房间门口盯着他们俩,张口就是一句脏话。

    

    查尔斯在房间内怒骂:“不管你们俩有什么毛病,别在劳拉面前说那些脏字儿!”

    

    罗根无奈道:“劳拉,别学维克托...还有我。”

    

    劳拉撇嘴,美丽的棕色大眼睛因为困意黯淡了虎虎生气。

    

    “睡觉!”

    

    维克托哄道:“好的,快回去吧,我们也去睡。”

    

    劳拉转身,砰的带上门,房内传来查尔斯絮絮叨叨的叮嘱。

    

    维克托和罗根好像两个哄孩子睡觉的父亲。他们呆了一会儿就回房睡觉了。罗根没回打地铺的房间,他在维克托旁边的床上睡倒了。

    

    身边传来他人的细微的呼吸声,维克托突然觉得,似乎世界上的人多了起来,不再是只有自己和那个愤怒却懦弱的小吉米在逃命了,好像...还多了个傻老头和一个傻姑娘。

    

    ps.算不算约等于俩人一起睡了...我真的好喜欢写这俩人抽烟啊,每次抽烟都是情感大步走,说不定下次就是事后烟(并不)...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