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EC】寻找伊甸园(02)

上一章   下一章


这世界真是疯了,彻底完蛋。


罗根在心里骂道。


他正坐在一辆小皮卡的副座上,五分钟前维克托在查尔斯“孩子这样可不太好,但是我不能指责你,毕竟我们在逃命,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对”的唠叨里扯出车线点火偷车。


现在他们四个人正坐在偷来的车上,向着一个漫画书上的地点飞驰着。


结清查尔斯的医疗费之后罗根手头还有点现金,他本打算买车,但是维克托让他别到处晃悠,鬼知道二手车市场的那些眼睛毒辣的碎嘴女人会不会觉察出什么端倪。


时间不等人,他们还得去和那些孩子回合,并且躲避“金牙机器手”(劳拉语)的追查,他们等不及教授的伤好。老医生宣布查尔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就好好静养一阵”开始他们就谋划着把查尔斯带出病房了。


现在查尔斯正搭着一床保暖的薄被,劳拉靠在他边上。他们原本应该在交流,因为劳拉时不时会咕哝两句西班牙语或者微笑一下,在得知未来的去向以后劳拉轻松不少。但很快查尔斯就有些困乏了,他微微阖着眼休息了。


他毕竟已经是个九十多岁的老人了。从他受伤开始,或者更早,在他回忆起那些过往开始,他的衰老就加速了。罗根觉得他就像一盏快要燃尽的油灯,在最后的“哔剥”声里诡异的熠熠燃烧着,罗根看得心惊胆战,担心他随时会熄灭。


但当查尔斯知道“伊甸园”这个地方和维克托的故事以后,他仿佛续加了灯油似的。之前那种明亮但又闪烁的、危险的燃烧模样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旧日的平和从容。


特别是...得知那个坏脾气的臭老头子还活得好好的,查尔斯感到无穷尽的快乐。这种快乐超越了年龄,带给他新生的活力。


查尔斯昏沉中想道:“我这辈子没有做过坏事,这个结局倒也可喜。”


劳拉这时还没有切断和查尔斯的意识交流,听见了这句话。


可喜什么呢?劳拉不明白。


破破烂烂的二手货车,一床脏兮兮的薄被,胸口贴着纱布的几个血洞,口袋里装着要按点服用的药物。


可喜什么呢?


劳拉想不明白,靠着查尔斯睡了。





罗根从后视镜里看到教授和劳拉阖上了眼,把原本搭在窗外的拎着啤酒的手收回来,把啤酒一口气灌尽,捏扁了铁皮罐子往窗外一扔。


远远的传来罐子摔打在地上的声音,哐哐当当,衬着车外满天黄沙和绵绵无尽的公路,分外苍凉。


罗根慢慢摇上了车窗。


“老头子睡了?”


维克托问。


罗根点点头。


他还是不太习惯和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说话,更何况这个哥哥带给他一种可怕的熟悉感。尽管查尔斯再三保证他恢复了一点点能力,足以核实维克托所说非虚,加之维克托当时毫不犹豫的往自己身上划拉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又像罗根和劳拉那样迅速复原了,那证实了他的能力。但是罗根总带着审视和防御看维克托。


任谁也无法想象从天而降的好运,更何况罗根已经倒霉了快一辈子了。他甚至有点恶毒的期待着,像以往那样,短暂的好运过后就是彻底的颠覆,死亡,失去,随便什么,总之那就好像是他该得的似的。


维克托余光瞟过他那可怜的兄弟。


真是可怜,我的小吉米变老了。离开我以后他究竟遇到了多少混账玩意儿啊。


罗根的鬓角和胡须都开始花白,眉间一道深深的褶皱,忧虑的下拉的嘴角。但索性他身上仍然带着他与生具来的悍意和不羁,纵使只是依稀可见,但那点影子似的野性总不肯消失,仿佛能长久伴着罗根——直至死亡夺去他。


维克托试探着问:“多久没睡觉了?”


罗根抬抬眼皮:“不记得了。”


维克托觉得好气又好笑:“你大可以睡过去,我不会拿你们怎样的。一个老头子,一个小姑娘,还有你,吉米,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罗根没说话,强打起精神,眼里闪着坚定的光。维克托的话反倒是惊醒了他一般,他现在松懈不得,查尔斯和劳拉都选择相信维克托,可是一但有什么变故,全得看他的。


他现在就好像一只被激怒的狼。维克托想。


“吉米,你大可以这样,我熟悉你的神情,但我担心你的身体是否熬得住。”


罗根最烦别人提他的身体出毛病,粗声道:“费不着你担心。”


维克托问:“话说回来,你到底怎么了,我们的能力不至于老化得这么快。”


这话倒是不假。罗根看了眼维克托,他看起来仍然年轻,面皮约摸三十左右,和现在的自己站在一起,反倒显得自己更像是哥哥。只是那双眼睛出卖了维克托,那双眼睛似乎跋涉过许许多多的风沙和岁月,透着疲惫和沧桑。


“骨头上淬了点毒。”


维克托大笑起来:“哈哈哈好极了,我的吉米,这下你倒底要死了!”


他突然踩了刹车,猛的凑到罗根面前,眸子幽幽深深的。


“我不要你死,我偏不要你死。”


评论(1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