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虎狼】寻找伊甸园(01)


*cp虎狼,EC。一定会甜回来,而且是年轻人谈恋爱。

*桃花源记AU(???)

*预警:当心剧透,从狼三后半截剧情开始,教授没有pass away,老万会有的,x战队也有的有的都有的。私设如山,虎哥长发形象参照漫画,脑补请带入长发列维虎子,不是叉汉里头那个长发啊!!

*私以为狼三结局虽然虐但充满美感,这只是一个he爱好者用来回血的小破脑洞。


下一章



  把查尔斯送到了一个小诊所后,罗根终于长舒一口气,他总算感觉到自己扎扎实实的心跳,那颗疲惫的心脏在一番波折过后终于不情不愿的正常跳动起来。

  劳拉扒着病房前的玻璃窗,小诊所那个好心的白胡子老医生叮嘱她别搅扰查尔斯。劳拉一声没吭,安安静静的透过玻璃窗盯着那个憔悴的老人,眼睛也舍不得眨。

  罗根看了劳拉一会儿,他走过去拍了拍劳拉的肩膀,劳拉吓了好大一跳,转过头来怒视着罗根,棕色的大眼睛里全是兽一样的保护欲。罗根抬起手,很慢很慢的抚了抚劳拉的头顶,理了理小姑娘耳边的发丝。

  劳拉不再一副随时进入战斗状态的样子,她松懈下来,扭过头继续守卫着病房。

  罗根默默的陪她站了一会儿,小姑娘又仰起脸看他,叽里咕噜一串西班牙语,语气一点不客气。

  罗根皱着眉:“我听不懂,我不是里面那个躺着的老家伙。”

  劳拉有点急,又是一通叽里呱啦,最后开始背一串名字,黛拉,斯科特...

  刹那间,一股颓丧的怒火在罗根胸腔里燃烧,他冲劳拉恶狠狠道:“闭嘴!”

  劳拉毫不示弱,又是一大串愤怒的西班牙语,攥得紧紧的小拳头在玻璃窗上捶了一下。

  “嘿,如果真的替那个躺着的老家伙着想的话,你们还是小点声吧。再说了,吉米,对小姑娘温柔些。”

  罗根和劳拉正不耐烦,俩人齐刷刷转过头寻找插话的多事鬼,一大一小动作十分一致。

  “我现在可以肯定她是你亲生的,吉米,这绝对是我的亲侄女。”

  罗根瞪大眼睛:“维克托。”

  劳拉也瞪大眼睛看罗根:“谁?”

  那个叫维克托的男人还会说点生涩西班牙语,他走过来在劳拉面前蹲下,用西班牙语问小姑娘要不要先去买点东西吃。

  劳拉攥起拳头,但是她的直觉却又让她感到迷惑。她隐约觉察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和罗根有某种关联,像是她第一次见罗根那样,她趴在车后座,透过玻璃和雨帘看见了年长的同类。但是维克托给她的感觉却又不尽相同,危险但却没有威胁。

  劳拉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其实不是个小哑巴,也会说英语?”

  罗根问那个坐小木马摇摇车的女孩。

  劳拉正全神贯注的坐摇摇车,表情严肃,没有回答罗根,但是她紧紧捏着小木马的缰绳双手出卖了她此时心情,罗根觉得她现在放松又愉悦,像个真正的小孩子。

  维克托从便利店里出来,把一大袋子吃的丢在劳拉怀里,扔给罗根一包烟和几条巧克力,冲劳拉讲了几句西班牙语。

  罗根拆了烟,叼在嘴里,看了眼劳拉,走远了几步。

  “火呢?”

  维克托又从破破烂烂的牛仔裤的屁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把火凑到罗根叼着的烟前。

  俩人并排着蹲在下风口的便利店门口沉默的抽烟。

  罗根透过眼前的烟雾向远处望去。公路对面是一片褚黄的荒原,斜斜的插着几棵柞树,满顶的黄叶子,固执的不肯落,却也没有一点儿绿的动静。

  半根烟后,维克托先开口。

  “你真是个麻烦精。”

  罗根许久不曾听见别人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了。他侧过头看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家伙,他知道自己本该记得这个人,他见这个人的第一眼时身体里的直觉简直拿着一个扩音喇叭在咆哮着“维克托”。那个男人双手插在灰夹克兜里,破烂的牛仔裤,褐发头发长到肩膀,虎目炯炯但又胡子拉碴。

  他知道自己忘记了很多过去,但对他而言,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太多非得想起来的事,更何况大多数记忆都令人痛苦得发疯。

  随后维克托领着劳拉去了便利店,罗根也情不自禁的跟上去。

  现在说我是麻烦精?

  罗根在心里骂道,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才他妈的是个大麻烦,而我却是剩下的唯一一个处理麻烦的倒霉苦力。

  维克托又深吸一口烟,烟身上的火线往烟嘴退了一大步。

  “你还记得你的老名字吗,吉米?或者说詹姆斯?”

  罗根沉默着,他实在没什么可回答的。他几口抽完烟,用脚碾了碾烟头就站起身朝劳拉走去。

  劳拉的小木马恰好在此时停下了,她先是抖了抖缰绳,然后反应过来那匹假马是个只认硬币的小畜生。劳拉猛的出爪,准备粗暴搞定那个投硬币的小铁皮箱。

  罗根连忙制止:“嘿,收回去,我们没有多余的硬币了。”

  劳拉不情不愿的收回钢爪,但却拒绝放开缰绳。

  维克托摸着身上的口袋走过来,他说话粗声粗气,语气却很温柔:“我也没有钢镚了,但是我们可以轻松搞定这破箱子。”

  维克托言毕作势要踹那个小铁皮箱,罗根瞪他一眼:“别教坏我的女孩。”

  维克托耸耸肩,他弯腰对劳拉耳语一阵,劳拉像是和他达成了某个交易,放下缰绳跳下小木马。

  罗根威胁维克托:“你最好告诉我你们刚才嘀咕了什么。”

  劳拉用口音浓重的英语抢答:“木马,他说我会得到一个我自己的木马。”

  罗根教训她:“别听他胡说,我们得回去看查尔斯了。”

  劳拉一听到查尔斯,迈大步子走在前面。她走了好几步远,回头看见站在原地凝视着她的两个人。劳拉冲他们招招手。

  “快点!”


  他们赶回病房时,查尔斯已经醒了一小会儿了。罗根不止一次在心里谢天谢地,鬼老天没让教授死在x–24爪下,或者是说,死在与自己一样的脸前。

  查尔斯身体还很虚弱,但是好歹精神不错,在维克托跟着罗根走进病房时他甚至打算说话,但是胸腔的疼痛又让他憋了回去。

  【你是哪里来的变种人?】

  虽然艾瑞克已经给维克托打过预防针,但听到别人在自己脑子里说话时,维克托还是觉得很不自在。

  “我是吉米,也就是罗根的哥哥,维克托。你就是那个温温吞吞的教授吧。”

  查尔斯仔细的审视眼前这个长头发男人。他隐约想起一些片段,他曾经在罗根脑子里看到的片段。

  “对,剑齿虎。”查尔斯最后点点头,虚弱的说道,一开始见到陌生变种人的激动也消失了。

  【你对罗根可不算太友好,你的出现也太奇怪。】

  罗根听着维克托没头没尾的单方面谈话,心里却在努力思索这个突然出现的自称是他哥哥的变种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直到他听见“剑齿虎”,那种奇怪的熟悉感简直要充满了他的脑子。他忍不住盯着维克多的指爪看。

  维克托摇摇头,自顾自的坐下:“陈年老事,我那时候太莽撞。”

  他又莫名其妙的补充了一句:“也太讨厌狐狸。年轻人,是那么容易混淆爱恨。”

  “不过,我承认我莫名其妙的出现看起来是挺像不怀好意的,但是你可能会认得这个。”

  维克托从夹克兜里掏出一个子弹头。

  查尔斯的瞳孔剧烈收缩,他再清楚不过那枚曾经在他腰椎里待过的弹头了,他再清楚不过的,还有那个人。

  “这...”

  维克托打断他:“为了你胸口那几个血洞,也为了让你能活着跟我回去向那个人交我的差,别再出声了,我会告诉你们一切的。”

  “我从伊甸园来...”

  罗根瞥一眼维克托,他猛的站起来攥住维克托的领口,另一只手已经打算出爪。

  “你这骗子,那地方根本不存在,漫画书,那是一本破烂漫画书里的假货。更何况,那地方的纬度和经度的位置根本不合理,除非你能在空间里折叠出一片草原...”

  “对,就是这样,我的吉米真是聪明。”

  维克托笑着回答:“一点也不错,伊甸园就是这样一个折叠空间。”

  “大概五年前,我遇见了一个叫闪烁的小姑娘,算是托了她的福,误打误撞进到伊甸园去的。那地方简直是个奇迹,先是一片绿草地,然后是一条清澈的大河,岸边居然还泊着一艘小船。我们找不到没法子出去,况且我当时还受了点伤,只好硬着头皮上船去探探险。我们摸索着走了好久,才遇到了之前进去避难了一批变种人,他们那边的开路人是个小个子女孩,他们叫她幻影猫。”

  查尔斯听得双眼放光,劳拉也兴奋的捏着查尔斯的手指,只有罗根皱着眉头在病房里踱来踱去。

  【他们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大概七八年前,他们中最老的那个,也就是交给我差事的那个人,他当初也是受了伤,狼狈的闯进伊甸园,才发现是个变种人避难所,他们并不是最早进入伊甸园的人,那里聚居这许多变种人,无一例外的是偶然闯入。”

  罗根问他:“那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谁知道呢,就像老天赐给诺亚的方舟吧,伊甸园就像是老天赐给变种人的福地,那儿环境好极了,山清水秀。”

  【那为什么没有外人知道?】

  “别着急,我之前提到过,不知为何,我们可以进伊甸园,但却没有法子出伊甸园。直到幻影猫强行打开了一条路,而这条路只有我能走出来,因为我有强悍的自愈能力。我说了,我是罗根的哥哥。”

  “我出来的目的,就是找到现在还漂泊在外的变种人。对了,艾瑞克让我务必找到你。他说就算是骨头也得带回去,谢天谢地,你还算硬朗,我对和一堆骨头一起旅行没什么热情。”

  查尔斯脸上浮现出一种顽童式的笑。

  【最后一个问题,那艘船有名字吗?】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