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记一个神经脑洞

  翻书翻到八百年前学的动物学和植物学资料,忍不住把教材翻出来看了起来,一边哈哈哈一边满脑子脑补动物拟人,忍不住放了盾冬的框架进去,一边笑一边觉得好贴合。

  举几个我欲罢不能的梗。

  松鸦,鸟类中的三人行爱好者。经常三只成鸟抚育一窝雏鸟,其中有一只必然是帮手鸟,帮手鸟可以是松鸦夫妇上一窝的孩子(也就是这一窝的大哥大姐),也可以是住的近的邻居,没事过来帮着养个娃。

  感觉就像是罗杰斯夫夫带娃忙,隔壁山(姆)鹰来帮忙哈哈哈。

  还有动物的求偶行为学,我边看边笑,跟以前没看过一样,果然带着cp脑看教材都变得好看了。

  马鹿是鹿里面的大个子,我非常喜欢的美型动物之一,但是雄鹿求偶的时候特别傻逼。马鹿的审美观可能觉得大坨的东西比较好看,雄马鹿会在自己脑袋上挂上一大圈一大坨的花花草草。原来有次我看到一个图片,那个马鹿可能性格比较浮夸,整个鹿就像是移动的草垛子,笑死我,脸都遮得越严实居然还越讨雌性喜欢。答应我别百度马鹿求偶了,给巴基哥哥留点面子,天性如此。

  蜘蛛求偶之艰难,什么招都想得出来。雌蛛因为视力不好又比较大只,经常干完一炮或者炮都不炮就把她的追求者吃掉了。其中有一种叫做花蟹蛛的,雄蛛非常机智,进化出一个捆绑play,每次交配前用蛛丝把媳妇捆扎实才敢行动。还有一种盗蛛,每次都会带着食物找配偶,趁媳妇吃东西腾不开嘴赶紧上。真是豁出命来生个娃。

  要是有人想像花蟹蛛那样对娜塔莎,绝逼会被立马吃掉,可能黑寡妇碰上盗蛛会温柔一点,留他到天明吃。

  又比如浪漫的园丁鸟,雄鸟是个场面人,媳妇还没找到先做个又大又好看的窝,谁的窝好看谁就能娶上媳妇。跟人类竟然有点像...

  还有原兽亚纲的朋友们,一个个长得非常之呆萌。

  以及我非常喜欢的负鼠,带娃的时候能在背上挂好几个,碰到天敌就只会表演个假死:我死了,我不好吃,别吃我。
 

 

  可能过两天闲了就会写个逗逼科普向的复仇者甜饼,主cp当然是盾冬,大概是比较俗的狮与鹿,会写到求偶的情节。人类看动物求偶真的太他妈搞笑了,真正字面意义的一本正经的搞笑。生物真奇妙想也想不到~
 
以及有想看的动物可以说一声,我试试能不能编个小故事加进这个甜饼里去。

 
  只是可能(。)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