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盾冬】山姆·威尔森:十个想让自己消失的场合(中)

    *逗比无脑甜饼,ooc和私设预警
    
    *专注虐鹰不动摇
    
    *其实我好爱猎鹰这款,安东尼太帅了   

(←实际上这是“上”,懒得重做超链接了嘿)

    

    4.婚礼进行时(克林特感情线和电影一致,微科学组)

    

    娜塔莎确实花了点功夫来确认巴基左手无名指上的那一抹银色不是他的手指而是一个戒指。

    

    等等,无名指上的戒指?

    

    “巴基,你和史蒂夫...”

    

    巴基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素净的银色戒指上,他的嘴边噙了一丝温柔的笑意,然后板起脸故作淡定。

    

    “嗯,婚戒。”

    

    巴基成功的把复仇者们从无聊的模拟训练时进行的无聊的模拟作战会议中拯救出来。

    

    拜托,哪次大家打群架不是闹哄哄的你争我吵最后凭感觉发挥奇迹般的默契搞定一切的啊,平时训练居然还要集中起来开会。

    

    托尼一个箭步凑到巴基跟前抓起巴基的金属臂。

    

    “太丑了,史蒂夫已经穷到用这种易拉罐拉环一样的玩意儿来求婚了吗?”

    

    巴基从那个讨厌鬼手里抽回他的手臂,咬合部位咔咔作响。

    

    班纳博士端起马克杯向巴基遥遥举了一下,温和道:“新婚快乐,托尼只是在嫉妒。”

    

    托尼翻了个白眼,他懒得搭理那个温温吞吞的老男人,只好责怪巴基来撒气。

    

    “所以你们这是背着我们结了个婚?我是说,虽然你们已经像是结了一百年婚了,但是你们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正式结婚了?”

    

    “没有婚礼?”旺达好奇的补充道。

    

    巴基抿起嘴。他不是很乐意理这些叽叽喳喳的家伙们,虽然他心里也在纳闷自己为什么随随便便的什么仪式也没有,就那么答应史蒂夫了。

    

    大概是因为史蒂夫蓝眼睛里的郑重其事就神圣得胜过了世界上所有的条条框框吧。

    

    史蒂夫从茶水间端着咖啡进入会议室时就是这么个情景,巴基抿着唇沉思,而其他复仇者们各自表情丰富的看着他。

    

    “队长,我们觉得这应该有一个婚礼。”幻视彬彬有礼道。

    

    山姆端着另外几杯咖啡随后到达会议室,看到史蒂夫和巴基又在拥吻时而其他人居然面带微笑看着这俩人而不是翻白眼时,他觉得他一定错过了什么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的重要时刻。

    

    克林特热心极了,他以过来人的口气在山姆耳边嘀嘀咕咕道:“一个婚礼。”

    

    复仇者们七嘴八舌各执己见的特色在此时又得到了充分发挥,最后还是史蒂夫以“这是我和巴基的婚礼,不是婚礼主题的轰趴”否决了众人各种即兴发挥的想象力。

    

    毕竟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复仇者们能集体参加的第一个内部婚礼,(托尼语:克林特这个叛徒背着我们连一群小特工都有了而我们连参加婚礼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们还是尽己所能的正经了起来。

    

    正经的结果就是最后他们俩的婚礼很平常,甚至低调得令人失望,尤其是托尼。

    

    典型的教堂婚礼,一箩筐保密措施,一个年轻但却很古怪的牧师,两个虽然不用收拾打扮也很帅但是还是得任人折腾的新郎,以及由有钱人托尼提供的两套结婚西装。

    

    实际上是四套,因为试穿那两套在试穿以后就皱巴巴的不能见人了,在托尼意味深长的戏谑目光里新郎们才重新得到了另外两套定制西服。

    

    除了这一点小小的插曲之外,一切的太平凡了,但是却恰如其分的彰示着一个复仇者们秘而不宣的共识:Steve和Bucky只是两个结婚的毛头小子,他们没什么特别的,他们之间就是那种俗到烂大街的爱情和生死不渝的鸡毛蒜皮。

    

    当然,这个共识是在班纳博士用一个闪着绿光的眼神盯着不安分的托尼的情况下得出的。

    

    当史蒂夫和巴基在宣誓仪式前十分钟把戒指取下来,然后在十分钟后的宣誓仪式上又一次交换了戒指然后替对方戴上时,他们的好朋友山姆衷心的替他们俩感到开心,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在腹诽:“所以这两人以前一起秀恩爱是不合乎法律的激光炮式的存在,那么结婚以后岂不是能变成核武器。”

    

    事实很快告诉山姆,他的吐槽对得一塌糊涂。

    

    他天真的以为结婚对这两人来说也就是两个戒指,登记注册,财产共有,保险受益人写好了对方的名字。

    

    巴基在仪式结束后累极了,他面上露出恰当好处的幸福的傻笑,但是天知道他有多紧张。婚礼前他和史蒂夫规规矩矩的睡了一晚,因为他不想声音沙哑,眼圈发肿的去结婚,但是他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史蒂夫这个小混蛋却一夜安眠。

    

    他溜到一个空房间,用拳头搁在桌子上垫着下巴打瞌睡,以免弄坏了发型让娜塔莎追杀他,他太累了,没留意到新郎史蒂夫和伴郎山姆来找他来了。

    

    山姆大着嗓门:“嘿巴基——”

    

    史蒂夫回头甩了他一个眼刀,吓得可怜的黑人在心疼丈夫的队长的邪恶势力下一下子收了声。

    

    史蒂夫走过去吻了吻巴基的发顶,巴基皱着眉睁开眼睛。

    

    “小混蛋(punk),真累人,我再也不结婚了。”

    

    “好的,我们结这一次就够了。”

    

    山姆总觉得“已婚”给这两个人的气场又加了一层护罩,他强烈的感到自己的多余,然后他退出房间,还贴心的掩上门。

    

    毕竟今天他俩结婚,山姆安慰自己。

评论(2)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