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盾冬】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头龙(03)

主cp:盾冬

副cp:锤基 寡鹰balabalabala 明显出现时会单独标出来

summary:四人骑士小队捡到了一个脑袋空白的断臂维纳斯,此时金发的骑士团团长史蒂夫完全不明白他即将迎来生命的春天。他们还会遇见落魄的游侠和神秘的吟游诗人,还会遇见许许多多人。

他们将一起在人族和龙族战火正旺之际一路向前,追寻光明与和平。

上一章

chapter3 闹剧


巴基的恢复能力实在好得惊人,以至于班纳博士一度怀疑是不是守备军的小药师擅自改动了他的配方又不肯透露。王都里大名鼎鼎的魔药大师跟在那个魔药学徒身后团团转了几天,吓得那个可怜的孩子以为自己配错了药剂,犯下了弥天大错,连续几晚都在做噩梦。

博士观察了好几天也不得所求,终于不得不放弃了对药剂的研究,承认那个断臂青年的确身体素质过人。然而伤者身体的好转并不能让他松一口气,这个青年伤到了脑子,并且脾气坏得可怕,更糟糕的是,他身手不赖,绝不是什么善茬。

在他醒来的第二天,娜塔莎就和他打过一架。

众所周知,娜塔莎对于下厨有种令人难以想象的执着,尽管她的手艺也十分令人难以想象,她从不在意任何批评和抱怨,永远按照自己的心意勇于尝试,勤于练习。不过想来是实在没人敢于尝试“燃烧玫瑰”的怒火,就算有一天真的出现了这么一位勇气过人的壮士对她的厨艺提出了不认可的话语,娜塔莎也会展示出自己明艳的笑容和暴躁的拳头,让他恨不得掰下自己的牙齿来把上下嘴唇卡紧。

然而就在巴基醒来的第二天,这个前两天还是重伤患的青年由于实在是恢复得太好,无人觉得有必要看顾他,而那位小药师大概是前段时间睡眠不足,午睡过了头,忘了班纳博士叮嘱的换药和送餐。

巴基大部分时间沉默的蹲踞在自己的房间里,但也会因为饥肠辘辘而外出觅食。他懵懵懂懂,像莽撞的兽,凭借着本能如有神助似的找到了守备军的后厨,并且在某种神秘的意志指引下,在一大堆可以入口充饥的食物中准确的找到了娜塔莎新鲜出炉的烤面包。
这头莽撞的饥兽拿起了面包,张开了嘴。他并不知道,下一秒钟他将经受不亚于雪原遇龙的又一次重创。

嗒哒,下一秒钟到了。

勇士巴基给出了他最诚实的反应。

“呕——”

刚刚祸害完鸡笼的娜塔莎拎着死因不明的母鸡推门走进厨房,看到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手里攥着她辛苦一下午做好的艺术品,嘴里的面包和着药剂的汤汤水水吐了满地。

娜塔莎是个美丽机敏的姑娘,在执行任务时她能作出很多智慧果断的判断,但是日常生活中动用武力往往要让她省心得多。

危险金属挟裹着特有的锈味擦过巴基的侧脸,一把银光闪闪的餐刀深钉进他身后的木柜上。

棕发青年慢慢抬手擦了擦嘴,从乱蓬蓬的头发缝隙中看向娜塔莎。

事后娜塔莎绝不承认那个瞬间让她有些发怵,青年不再是一副沉郁迷茫的模样,他的目光带着古老的淡漠,威严又锐利。

娜塔莎很快稳住阵脚,她扔掉那只可怜的鸡,伸出一根细白的手指卷了卷火红的发尖,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

如果克林特在的话,一定会吓得转身开始逃命的。那个笑容是娜塔莎的雄雄斗志,是目睹这个笑容之人的噩梦。

娜塔莎抓起左手旁的铁锅向前一拍,在巴基抬手格挡之时俯身向前抱住他的腰,侧身一扭,将青年带翻。两人撞到了木柜旁的置物架,新鲜蔬菜和鸡蛋乒乒乓乓的倒了一地。

巴基没想到这个女人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竟然能将自己带倒。他倒地后很快反应过来,单手扼住娜塔莎抓向他小臂的手,一个发力将娜塔莎面朝下制压在地。

娜塔莎后腰用力,长腿一甩反剪住巴基的脖子,利用巧劲儿从巴基的铁腕下挣脱,手肘向巴基的后腰袭去。

巴基咬紧牙关,向前翻滚,把娜塔莎从背后狠狠的砸向橱柜上。一袋面粉从半开的橱柜里倾盆而下。娜塔莎本想趁巴基眯眼的一瞬间抓住他的左臂把他反拧制住,结果却只抓到一只空荡荡的袖管,而明显质量不过关的衣料在娜塔莎的全力一扯之下发出“撕拉”的哀嚎,脱离了那件粗制滥造的外套主干。娜塔莎没收住力道,拳头锤向案板上的一块牛肉,肉块瞬间被砸扁成了肉泥。

衣袖的“撕拉”声就像这场闹剧的终止铃。巴基拼命摇头,将头顶的面粉摇得娜塔莎满脸都是,娜塔莎伸手掐着青年的脸蛋儿,把他的头掰住固定,自己扭过脸开始“呸呸呸”往外吐落入口腔的面粉。

厨房门被慢慢推开,班纳博士怯怯的探出他顶着半颗鸡蛋和一片青菜叶的脑袋:“你们打完了?我这里有点新发现...想让你们来看看...”


说来可能有些出人意料,娜塔莎是全队,全骑士团,或者未经确认过的全国范围内最了解龙法阵的人,即使是在王都学院苦修八年拿了七个博士学位的布鲁斯.班纳,在这方面的造诣也比不上娜塔莎。

娜塔莎虽然正在气头上,但是殴打了一个伤残人士的小小愧疚和关于魔法阵的新发现还是成功让她冷静下来。

她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迅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昂首阔步又风姿绰约的走出一片狼籍的厨房。

相比之下,巴基的模样就不太得体了。他又陷落进一种迷茫的无辜里,头脸上白色的面粉和破烂的断袖外套让他看起来万分可怜。他不知何去何从,在班纳博士掺杂着怜爱、敬佩和鼓励的目光里跟着他们俩一起走到了研究魔法阵残骸的会议室。

一走进去,巴基就获得了来自克林特和史蒂夫的两道敬佩的凝视,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在这一瞬间回放,千言万语都饱含在这真切得快要实质化的目光里。

克林特顶着娜塔莎的一个眼刀上前慰问幸存的伤残青年。就在他伸手勾过巴基的那一刻,克林特眼前的世界就被调了个个儿——他被巴基瞬间单手撂倒在地。


“虽然这个断臂维纳斯不是什么善茬,但克林特的身手永远差得出乎我的意料。”娜塔莎抱着双臂一边和博士一起检查残骸一边头也不回的嘲讽克林特。

史蒂夫赶忙上去打圆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靠近青年,青年爆发出来的凌厉气势立刻消失殆尽。

巴基从一头乱发里露出他圆溜溜湿漉漉的眼睛,悄悄的卸下手上的力道,把史蒂夫看得愣住了,一时间居然说不出一句话来教育这个莽撞的青年。

“好吧,也许你现在平静一点了,对吗?”

巴基抿了抿唇,他其实不太反应得及这个金发大个子的温柔的询问,但是他决定点点头。

史蒂夫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很好,我们需要你来帮忙看看这个。”


挨打的克林特:???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