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盾冬】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头龙(01)

主cp:盾冬

副cp:锤基 寡鹰balabalabala 明显出现时会单独标出来

summary:四人骑士小队捡到了一个脑袋空白的断臂维纳斯,此时金发的骑士团团长史蒂夫完全不明白他即将迎来生命的春天。他们还会遇见落魄的游侠和神秘的吟游诗人,还会遇见许许多多人。

他们将一起在人族和龙族战火正旺之际一路向前,追寻光明与和平。



下一章

Chapter1 雪境长城

 

“咻嚯——”

一群孩子嬉笑追逐着穿过奥瑞镇的龙石喷泉,拐下主道,窜到马蹄巷,为首的褐发孩子手里拿着红色的机关木龙快速奔跑,嘴里大声模仿着红龙展翼飞翔的声音,他长着些许雀斑的脸因为兴奋和跑动红得像他背后的晚霞。他高举着那个精巧的玩具,大笑着转头看向他身后的伙伴们,一不留神撞上了铁匠家的莱文大婶。

莱文大婶是个嗓门响亮的胖女人,她左手端着一盆铁器,右手一把揪住褐发孩子的耳朵,脸涨得通红,正要开口训斥,后面的孩子像是酒馆里挨了醉汉一脚的联排木桶一个接一个撞到莱文大婶的胖肚皮上,铁器散落一地,莱文大婶也被撞到在地。孩子们瘦小灵活,三两下爬起身,捡起心爱的木龙又向巷口飞跑去。

可怜的胖夫人坐在地上愤怒的大喊让临街的窗户玻璃都在颤抖:“奥吉!让我逮住你我要让你的屁股开花——”

褐发孩子拖长声音,毫无歉意的喊道:“对——不——起——莱文大婶——”

莱文大婶看着孩子们拐过巷口,才慢吞吞的站起来,在路过的贝宁夫人的帮助下捡起散落的铁器,她骂骂咧咧道:“这群小混蛋真该狠狠挨上几火棍,疯起来从来不看路。”

细瘦的贝宁夫人捂着嘴低笑,躬身替莱文大婶拍了拍粗布围裙上的泥土:“可不是吗?奥吉的老爹才给他做了一架新的机关木龙,足够那个红雀斑的小混蛋在同龄伙伴面前炫耀好一阵子了。”

听到贝宁夫人提起了那个能干的老木匠,莱文大婶来去如风的怒火也不见了,转眼就咧嘴笑道:“哈哈,听老奥吉说王都最近新做了一艘寻龙舰……”

临街房子的二楼小窗悄悄关上了,瘦弱的孩子收回艳羡的目光,一边咳嗽一边放下暗蓝色的布帘。

小史蒂夫向往那样跑跑跳跳的玩闹,哪怕没有漂亮的木龙玩具,只要能让他在街道上跑跳就已经让他万分欣喜,可是他不能吹太多风,风和寒冷会让他病怏怏的。萨拉格外担心她的小儿子,生怕亡灵神安塔尔会带走这个懂事的六岁男孩,她从不肯让史蒂夫在外头逗留太久。

史蒂夫闷闷躺回床上,盖上毯子,开始看他的木片图书。他的脊背单薄得像萨拉做的薄煎饼,金发也黯淡的伏在脑后,可他的蓝眼睛却始终透露着温柔又倔强的光芒。

“笃笃——”

史蒂夫放下书,疑惑的看向声源,阳台的木门后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笃——”

原本被轻掩上的木门“咿呀”一声打开了一道缝,史蒂夫掀开毯子走下床,赤脚走向阳台……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

艾康勒姆大陆人都相信梦是夜游神古塔夫的指示,是某种预兆。然而自从人龙反目后,大地上战火常燃,宁和不再,大陆上少有见到拿着龙玩具奔跑的孩子,原本为促进人族和龙族交流而建造的寻龙舰也早已被改装为战舰。

屋外传来披甲骑士的走动声,阳光穿过琉璃纸窗照耀着空气中的浮尘,鸣金鸟*在窗边清啼。史蒂夫从行军床上翻身坐起,双手撑在膝盖上,陷入了他日常短暂又迷惘的“睡醒时刻”。他的好友兼人类神圣骑士团*副团长娜塔莎称此为“王都少女的机遇”,因为这是“攻破骑士团团长那颗烈焰龙晶心*的绝佳时刻”。

拥有着一颗烈焰龙晶心的骑士团团长史蒂夫最近的“睡醒时刻”比以往要长一些,因为近来他总是梦见童年的片段。昏暗避风的二楼房间,母亲萨拉担忧的目光,锅炉上煨着咕噜噜的梨汤,还有轻扣阳台木门而发出的的笃笃声。每当小史蒂夫走向那道木门时,梦就恼人的结束了。

通常来说史蒂夫睡眠质量很好,很少做梦。最近战事吃紧,骑士团的任务量大大增加,行军床虽然又硬又窄小,但是对于白天巡逻,半夜轮值的史蒂夫来说绝对是能让他立刻入眠的温迪亚之境*。

史蒂夫迅速用清水浇了浇脸,在铜镜前穿戴好软内甲和骑士外袍。和梦中那个瘦小的孩子不同,镜中的青年高大挺拔,一头金发像太阳神的王冠一般耀眼,湛蓝的眼睛像晨雾散去的伊斯特海,只有眉眼间坚毅的轮廓还依稀有着童年时的影子。

史蒂夫住在驿站二楼的尽头房间,他一路走一路拍打二楼房间的门,房间内纷纷传来乒乒乓乓的扔枕头,扔水杯,扔配剑的噪音。叫醒自己坏脾气的战友们也是这位英俊高大的金发团长的重要职责之一。

他拍打完最后一间木门,三两步走下楼去,骑士靴在木楼梯上踩出“蹬蹬”的声响,骑士团的“鹰眼”克林特顶着个乱七八糟的深棕色脑袋从楼梯下的储藏室钻出来。

史蒂夫笑着招呼:“早上好,克林特骑士,昨天喝了多少麦酒,娜塔莎的气还没消吗?”

克林特“嘁”了一声,嘟嘟囔囔的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半分作战时的灵敏劲也没有。

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娜塔莎呢?敲门时没听见动静。”

克林特那张留存着几分童真的短脸上却浮出一个扭曲的笑:“昨天她郑重通知我,她不仅要做早餐,还要负责我接下来一整个月的伙食。”

史蒂夫同情的搂住他的好伙伴,好战友,向他致以诚挚又沉痛的问候。

克林特也深情的回搂:“我怎么能够独享‘燃烧玫瑰’热情似火的厨艺,我的真切取得了她的恩准,成功让整个小队的伙食水平降到了空前的高度。”

话音没落,两人面前就窜过一个红发身影,那身影就像她在骑士团中名号“燃烧玫瑰”那样骄傲夺目,尽管她顺滑美丽的一头红发上零落的插着几只鸡毛也无损她的美丽。

娜塔莎拿着几个鸡蛋往厨房跑:“早上好帅哥们,早餐立马就好!”

“燃烧玫瑰”的厨艺也很燃烧,抛开人神共愤的古怪滋味不提,克林特前两天只是向她提出了一些关于火候把控的小小建议,就被娜塔莎致以了亲切的关怀。

史蒂夫看着铁盘里焦黑的块状物只想用餐叉把克林特的嘴缝上一百遍。

克林特避开骑士长含着怒意的目光,一脸无辜的问娜塔莎:“我们的温和先生呢?他怎么还不来享用早餐?”

娜塔莎最近在节食,啃着她的苹果说话有些含混不清:“班纳博士起得比鸣金鸟还早,他已经先吃过了,在屋里整理药剂瓶。昨天王都来的急报不是让我们今天一早出发吗,你们也快点吃完收拾行装去。”

食物,在娜塔莎的逼人气焰之下姑且称之为食物的东西激发了史蒂夫的求生欲,这个英勇无畏的骑士站起身红着脸撒了个谎并撒腿往房间跑:“亲爱的娜特你提醒的真是时候,我还什么都没收拾呢!”

娜塔莎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克林特:“你,坐下慢慢吃,”她冲克林特扬起一个明艳动人的笑容:“吃完了我去帮你打包。”

克林特,可怜的克林特,安塔尔在向他招手。

 

战争纪元开始后,艾康勒姆大陆上的王国一起成立了战时人类联盟军,联盟军又抽调了军中的百人精锐组成了人类神圣骑士团。不同于总体联盟军以防御为主要作战策略,人类神圣骑士团四人或五人成一队,分散在王国各地成为无数队高机动先头部队,主动开展对龙族的反击战斗。

从艾康勒姆大陆上的传说来看,骑士团就像是英勇无畏的远征军,不过用克林特的话来说,他们不过是一群“主动去揪龙尾巴的傻大胆”,他说这话时丝毫没有觉得身为骑士团中的一员这样说自己有什么不妥。

接到王都飞鹰急报,据说雪境内的守备军发现了龙族活动的踪迹,离雪境长城最近的傻大胆骑士长史蒂夫今天清晨带领着他的三个傻大胆队员奔赴长城以北执行任务。

雪境长城是拥抱着艾康勒姆大陆上最大王国奥菲格国的双臂,是奥菲格民众得以安睡的慰藉,冰雪加身的黑色城墙屹立远古,登高处可以瞭望极境,倚城根可以…

倚城根的克林特一下马就不顾娜塔莎的坏脸色吐了个昏天黑地,史蒂夫连忙阻止了娜塔莎对克林特的进一步凌虐,使眼色让队里的魔药博士布鲁斯·班纳拉着克林特去驿站休息,自己拉着娜塔莎去找守备军问情况。


风雪交加之夜,一个老哨兵倚在城根避风处擦燃火柴,点燃了一根自卷的叶子烟,他深吸一口叶烟然后缓缓吐出烟雾。烟雾朦胧之中他似乎看到灯塔上方掠过一道不明黑影,老哨兵的直觉让他一下子神经紧绷。

老哨兵连忙踩灭手中那黑夜中的一点火光,攀上灯塔,晃醒瞌睡的同伴,一起向黑影掠过的方向打探视灯,黑黢黢的远山和雪原沉默不语,深埋着黑暗的秘密。

老哨兵摇摇头,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就在这时,风雪呼啸,群山之中异兽长鸣。

 



班纳博士小课堂:

鸣金鸟:头尾披金,背灰褐,腹白,成人男子拳头大小,朝暮啼鸣,传说这种可爱的小鸟是被森林之神尼娜所宠爱的“朝暮之钟”。(不是公鸡!)

烈焰龙晶:产自红龙玛丽亚的栖息地,在战争爆发之前是贵重又稀少的武器和饰物原料。

温迪亚之境:传说中夜游神古塔夫的居所,能够温养生命的日落之地。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