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12)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警告:前方纯情话痨告白现场,肉麻到我自己都不敢看。

上一章   下一章

【十二】暗淡蓝点

  亲过嘴了就是不一样。

  克里斯渐渐能够熟练的在人堆里直接准确的找到那双绿眼睛,两人眼波相接一瞬间就心领神会其中的爱意。大部分时候两个人都在进行动作训练,训练得大汗淋漓后,克里斯会在肩膀上搭着两条白毛巾去找塞比,只为了给他递毛巾时隐秘的指尖接触。

  他们陆陆续续又接过几次吻。

  那天克里斯的房车要给新进组的道具拖车让路,塞比正好在附近,克里斯走过去塞比并肩站着。那辆笨拙的拖车缓缓驶过,厚实的白铁皮车厢遮挡了对面人们的视线,附近又没有旁人,他们飞快的碰了碰嘴唇。

  或者是某天晚餐后溜到片场附近无人的小路上散步,夜色刚刚接管白昼,灰蓝的天光从挨挨挤挤的金黄色树叶中挤到那条泥巴路上,他和塞比一边走一边踢着掉落的悬铃木果实玩。起初只是走走停停,后来两人就像少年时踢足球那样相互追逐起来。再后来,两人的脚步就都停下了。高大的悬铃木成为了那个长吻的掩体。

  他们谁都没有要为那些吻开展一次正式谈话,而是心照不宣的选择了顺其自然。虽然克里斯不明白对方出于什么目的才这样处理,但是结果能够达成共识就已经足够。他甚至觉得,塞比和他的想法大概所差无几,毕竟是娱乐圈里同性工作伙伴之间产生情愫,保密是再理智不过的选择。

  这当然是他自以为正确。除了发生在同性之间以外,克里斯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次的爱情来得如此与众不同。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这话真是至理名言,人间真理。

  那双绿眼睛的主人像海啸一般来势汹汹的卷走了克里斯所有的智商,留下零星的贝壳石子躺在他的脑海边上,让这个傻瓜尚且维持着“我很理智”的自我认知。

 

  临近圣诞节时剧组正式启动不久,正是忙碌的时候,克里斯和塞比都脱不开身飞半个美国回去过一个悠闲的假期,所以选择了留在剧组。圣诞夜时,留下来的剧组成员们在酒店组织了一场自助晚宴。

  又是一年圣诞,绿松树,红礼盒,熏黄的灯光和五彩的糖果。

  克里斯喝完两杯香槟后就借口透透气溜达到酒店的花园。宴会大厅在一楼,落地窗被厚厚的布帘和圣诞装饰遮挡着,窗外的露台可以顺着台阶走到花园里去。花园并不幽僻,酒店的会场布置人员细心的用彩灯链布置了这个小花园,但是由于寒冷,除了某些特地寻求独处机会的人,花园里并没有人逗留。

  克里斯一眼就看到双手撑在身侧,坐在台阶上的塞比,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塞比身旁坐下,手搭正好搭在塞比手上。

  塞比的手很凉。

  克里斯下意识的握住了那只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过头看对方,但克里斯就是知道塞比在笑。

  “你看天上。” 

  克里斯顺着塞比的话往天上看。亚热带的冬天其实不算太难捱,这几天更是难得的晴朗天,漆黑的天幕上透着稀疏的星光。

  克里斯很小时就喜欢拖着望远镜叮叮咚咚的跑来跑去,从小到大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仰望天空,从少年时就痴迷NASA,曾经还在弟弟斯科特面前吹过不少立志成为一个天文学家的牛。

  塞比轻声问:“你知道‘暗淡蓝点’吗?”

  克里斯有几分惊喜:“当然,它和吉恩.凯利,汤姆.布拉迪的海报一起贴在我的卧室墙上,我也许算是个业余天文学家。”

  塞比笑着看向克里斯:“我也有过宇航员之类的梦想,就好像每个小男孩儿想过的那样。第一眼看到‘暗淡蓝点’的时候,我没看到那粒小小的蓝点,甚至还以为是一张失败的照片,像是合上镜头盖拍的那种失误,后来我读到图片下的注释和书里的介绍,才发现那就是四十亿英里外看到的地球,那个小小的点。”

  塞比举起手,大拇指和食指比出一个很小的缝隙,他从那个缝隙里看天上的星星。

  “那个小点就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就在那个小点儿上出生,长大,相爱,别离,衰老,死亡。每一个人欢乐与痛苦聚集在一起,像雨水落入大海那样和谐但又毫无踪迹。过去一百年,未来一百年,每一个人,包括国王和农夫,英雄和罪犯,你素昧平生之人,至亲至爱之人,深恶痛绝之人,就在那片广阔无垠的黑暗里浮着的一个孤独斑点上过完一生。”

  塞比顿了顿,突然有几分不好意思:“那时候我似乎是九年级,读完那段话后嚎啕大哭。”

  克里斯几乎是沉醉在塞巴斯蒂安的话语里,听他讲到哭泣时便转头看着塞比。也许是夜风寒冷,克里斯看到了塞比红红的眼角和鼻头,他捏了捏塞比的手以示安慰。

  “我在二楼的卧室里,哭声大到引来了在一楼打扫的妈妈,她走上来把我搂在怀里,听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发泄。我忘了在当时说了些什么,但是却记得那种害怕和孤独感,像热带飓风疯狂扫荡后飘零在太平洋里的一块浮木…”

  克里斯等不及他说完,他忍不住靠近了塞比,伸手用力的搂住他。

  “我明白的。你知道,我是个‘超级英雄’式的演员,制片人眼中上等的‘肉体炸弹’,美国队长一上映以后有不少刻薄的家伙都这么评价我。但是我不喜欢,今年电影上映后聚光灯下的热闹非凡带给我不小的困扰,为此我还安排了心理疗程,对抗一点小焦虑。没事的,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日积月累也就那么一小点,我三十一岁了,你得理解我关于年纪和现状不满而引发的小焦虑。我尝试过封闭自己,泡在酒精里足不出户一个周…好吧,那些日子是有点糟糕,我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你后悔了吗?”

  塞比笑了,他笑得眼睛都变成一条线,头在克里斯的肩膀上乱拱:“我后悔了,我真后悔为什么不在那些日子就来到你身边。”

  克里斯替他理了理乱翘的头发:“现在也不晚,永远都不会晚。再说了,昂贵的心理费用已经足够让我及时调整回来,而且我也并不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小男孩儿了。”

  “那是当然,虽然你看起来就像是刚满二十岁。”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是不是快哭了,别否认,你还会哭鼻子吗,像九年级那样?”

  塞比认真的否认:“当然不,其实那并不算一次突发性的焦虑,那种感觉一直伴随着我,只是年龄增长和阅历使我学会了克制。克里斯,你知道吗,那种恐惧感消失无踪了,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

  很久以后克里斯都记得那个时刻,塞巴斯蒂安的那句话似乎在他的耳朵里奔跑了很久很久。塞比的声音本来就不大,声波传输到克里斯脑袋时已经渐渐衰弱至悄无声息了。随后那份寂静“轰”的一声在他的脑子里爆炸。

  他动了动嘴唇,想问问塞巴斯蒂安:“我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可是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



--------------------------------------------------------------------------------------------

暗淡蓝点(在第三道光中下部可见到那个点):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