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11)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十一】拳击

  克里斯不喜欢这个清晨。

  他的心理医生由于急事临时更改了预约时间,他因为这一点不可控的变数已经心浮气躁一整天了。他向来不喜欢这种让人感到不安的超出预期的变故,一大早就紧皱眉头,反复翻转手机。

  出发到时间去训练棚里练习动作时也很不顺,克里斯甚至在房车梯扶手上划破了手,一点血珠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使他心里憋闷。克里斯抬头看了看天色,白茫茫的天空像是没睡醒的闹起床气的小孩儿,默不作声却又不展笑颜。

  他的动作指导老师也是个年轻克里斯,高大健壮,一头长卷的黑发,平时开同事们玩笑时喊他马尾克里斯。在克里斯连续几次打错拳法,走错步子以后马尾总算喊停,他告诉克里斯今天不在状态,让他去休息调整一会儿。

 

  克里斯垂着头坐在训练场角落里的橡胶轮胎上。斯嘉丽悄悄走过来,伸出腿轻踹在克里斯的小腿上,挨着他坐下。

  “你现在的气势还不如你屁股下的轮胎气儿足。怎么了,小孩儿。”

  克里斯仰起脸拧巴出一个笑容:“今天不太对劲,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斯嘉丽从运动衣兜里摸出两颗硬质糖果,四处看了看,确认没有看到附近有这段时间严格控制饮食的生活助理出没后,她塞给克里斯一颗糖。

  “你就是逼自己太紧,来点甜的,就会一切顺利。除了没完没了的蛋白粉和鸡脯肉,你能有什么烦恼?”

  克里斯满怀负罪感的把糖球塞进嘴里,他和斯嘉丽看着对方鼓起来的腮帮子互相笑了起来,然后默契十足的把糖嚼得咯嘣响。

  “我也不知道。今天剧组有什么特殊安排我不知道吗?我已经让心理医生毁了我这个周末的日程表了,别再让我这一天过得乱七八糟的了吧。”

  斯嘉丽双手撑在身侧,回应了马尾克里斯路过她时给出的一个灿烂笑容:“剧组安排…”她想了想,“没什么特别的。对了,今天下午会有新演员进组,演神秘杀手那位。说起他来,那天我看到过他的定妆照,我突然想起我们是不是见过他…”

  斯嘉丽后面的话克里斯都没认真听下去了。克里斯想,噢,是他啊。

  斯嘉丽有些不满他的走神,但是女人的某种直觉让她突然嗅到一点令人着迷的八卦味儿。

  她凑到克里斯耳边,压低声音,听起来沙哑又性感:“甜味可算来了,不是吗?”

 

  他没怎么变。

  第一眼看去克里斯就是这么想的,还是圆眼睛,傻呵呵的笑容,瘦瘦高高,利利落落。直到塞巴斯蒂安和周围人打完招呼,大步向他走过来握手,克里斯才有所动作,当他把人抱住以后才发现,许久不见,塞比确实有些变化。他的头发变长了,半长的棕褐色头发被梳到脑后,发尾被鸭舌帽压得翘起来。发尖蹭到克里斯的脖子上,痒的让他想笑,又想伸手去摸摸。

  克里斯松开塞巴斯蒂安,他看到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于是他也笑出了声,并且真的伸出手去摸了塞比的脑后,柔软的发尖在他的指头之间卷曲。

  “很酷。”

  塞比笑起来,也抬手去摸自己的后脑勺,却没想到和克里斯的手正好碰在一起。

  他们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彼此在那一眼里都迅速会意到一丝奇妙的化学反应,但是那一眼实在太过迅速,像是膨胀到极致的气泡,在咕噜咕噜中令人猝不及防的炸裂开来,最后只若有似无的飘荡出些许暧昧气息。

  斯嘉丽走过来,美丽的弯眉高高挑起,十足的探究意味:“说真的,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手从塞比的头发上拿下来?要不要摸摸我的头发,为了这个新发型老娘坐了足足五个小时。”

  克里斯看到斯嘉丽,眉毛可怜巴巴的耷拉下来,露出那种“拿你没招”式的笑容,双手作投降状,总算尽可能自然的顺利撤回了自己爱惹事端的手。塞比也顺着台阶下,面向斯嘉丽打了招呼,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克里斯没有注意到自己终于定下心神。他总算告别了清晨以来那种丢了东西似的茫然无措和焦虑不安。

 

  午饭过后,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一起去了训练场。距离电影正式开机尚有一个月时间,但他们被要求提前啊进行专业动作训练,相互磨合,以便拍动作对手戏时进度更快,效果更自然。在此之前,克里斯已经健身了三个月,以及零零碎碎加起来快两个多月的武术训练。

  他带着拳击手套,和塞巴斯蒂安一边共用一个拳击沙袋一边聊天。

  他问塞比:“你来之前准备得怎么样了?”

  塞巴斯蒂安答:“我之前两个月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唐,也就是我的健身教练,你明白的,给我制定了满满当当的健身计划。”

  克里斯摘下拳击手套,伸手捏了捏塞比的大臂肌肉。塞比原本在打沙袋,他的手臂肌肉精瘦而紧绷,像匍匐在草丛中的猎豹,优雅又充满了力量感。

  克里斯却故作嫌弃:“你真应该多灌点蛋白质,肌肉还是太薄了,这样看上去可不像个杀手,我很怀疑这位杀手能不能在队长面前走过三个回合。”

  塞比失笑,他朝克里斯挥了挥拳头:“你说真的?我已经增重十几磅了。要试试吗?”

  克里斯又戴上拳击手套,做了一组左右势拳,然后双臂交叉,蓝眼睛定定看向塞比。

  “来啊,小拳击手(boxer)。”

  塞比也摆正姿势,笑道:“我从小就住在盒子里。”

  克里斯迅速出拳,被塞比半蹲躲开,塞比绕到了他的侧面,出了一记漂亮的左刺拳。克里斯抬手向外格挡,截住这一拳,话语里带上几分认真劲儿:“现在我有点相信你是个盒子男孩儿了。”

  塞比目光灼灼,偏头后退躲开了克里斯的平勾拳。他在克里斯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求胜欲:“那当然了。”

 

  这场半认真半玩笑的拳击赛最后以克里斯一个扫腿结束,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克里斯呈大字状趴在垫子上,塞比仰面朝天。

  克里斯闭上眼缓了缓, 扭头就撞进塞比那双绿眼睛里,像是从森林里吹来的风,直直吹到他的心里。

  塞比被汗水濡湿的半长卷发有些散落在练功垫上,有些乱糟糟的贴在他的脑门儿和额角。可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他全部心神都被那双蓝眼睛的主人吸引过去了。

  克里斯和塞比喘着粗气,傻笑对视。很快,克里斯发现自己注意到塞比微笑的嘴唇就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他慢慢撑起身,向塞比探过去。他听到自己心跳如擂鼓,汗水直淌,气都捋不顺了。他看到塞比也用双肘撑起上身,向自己靠过来。

  距离越来越近,他们都能闻到彼此额间发梢的汗水味。

  然后他们接了个吻。

 

  克里斯在短暂的换气间隙飞快地说:“嗯…我是不是,吃到了你的头发?”

  塞比三两下除下拳击手套,一手搂住克里斯的后脑勺,一手抱住他的背,运动过后的唇显得越发的红,断断续续的嘟囔:“你确定,你还,在意这个?”


评论(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