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10)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10】雨

 

  在公司把事情谈妥帖后,塞巴斯蒂安回到公寓,随手把钥匙扔在鞋柜上的小盘子里,蹬掉球鞋,快步走到书房的矮几前坐下。

  他打开电脑,又把书面版和电子版仔细对照了一遍,并且在随身携带的平板里大略做了行程表和提醒事项。有某一个瞬间,他的心脏在胸膛里砰砰乱跳,充满了不可言明的兴奋。

  他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沓档期安排和资料,不知道为自己的预感万分准确而是喜是忧。塞巴斯蒂安不得不承认,从前的他就像是一头被放养的小野牛,在纽约城里快活的啃草,他从来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生活负担,以至于有时他不得不报个写作培训班来安静他在无戏可拍之时过分旺盛的倾诉欲,再三五几时和好友们胡闹几日,一切顺遂心意。而在未来两年,就好像他的牛角将被套上红色的布条,竞技场的大门缓缓敞开。

  倒不是说他要不顾一切的去拼个你死我活,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一种必然的改变正在发生。他开始意识到完全轻松自在的胡闹日子应该到头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心和干劲在他的血管里迅速膨胀,他知道必须卯足干劲往前冲,他也知道自己从未冷却过初入演艺圈时的热血和梦想。

 

  塞巴斯蒂安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纸面资料上勾勾画画,不断完善自己的行程安排电子表。他敲着笔头,不断思索着。接下来的半年他会尝试争取美剧《童话镇》中的角色,这部剧里他能争取的角色不多,一个常驻卡司,一个五集客串。常驻固然是个长期饭票,可就个人喜好而言,他更喜欢也更想挑战的是那个五集客串角色“疯帽子”,他喜欢德普的表演,也想试着扮演一个父亲。他还没有到成为一个父亲的年纪,但他却已经有了许多关于成为一个父亲的设想。

  下半年的安排中另外还会有一部美剧中的三番,他会去试镜一个同志角色。

  他仔细勾画了后一部美剧的试镜要求和节选的部分人物小传,然后望着桌上台灯上的花纹出神。

  那盏灯是去年圣诞时他收到的礼物,来自他的同母异父的小妹。台灯大体呈一个不甚规则的笨拙的圆形,柔和的灯光从纹路细腻的小羊皮灯面里慢慢透出来,那种感触就像他那个刚满二十一周岁的小妹一般暖心。而在塞巴斯蒂安的心中,正如这一团融和的灯光,情感向来是混沌又不可名状的。

  他似乎看到那暖光般的情感慢慢分割、成形。爱情的躁动与消逝,亲情的束缚与依托。属于托马斯的感情,就像风刮过门廊,卷起壁炉里的余烬,苍白的灰成片投下它们的幽影。它们曾经单纯又热烈的燃烧过,纵使最后只是一个并无欢愉的残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塞巴斯蒂安终于翻阅到最厚也是最后的一沓资料,来自漫威的重担,或者说,一份礼物——《美国队长二:冬日战士》的剧本初稿,而他会成为这部电影的副标题。

  他喜欢这个剧本,比今晚所看的前几个更甚。不只是因为电影本身就来自极有分量的制作方和各种各样的利益考虑,更因为这个角色本身的魅力。冬日战士讳莫如深的过去和深层次的人物关系,丰富的打斗练习,以及他即将遇见的工作伙伴们。

  那个克里斯.埃文斯。

  他想起那个夭折于一个酒嗝的吻,或者是个连吻都算不上的玩笑,想起更早些时候他们姿势别扭的在沙发上睡过的一晚,他想起克里斯放肆又热情的肢体语言,想起他偶尔拧紧的眉头和笑场时孩子气的懊恼。

  他略微闭一下眼睛,耳边就会钻出那个人夸张的笑声。于是他也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微笑来。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一想到克里斯.埃文斯,他的脑海里连环放映的不是他们拍过的电影,而是那么多琐碎到可怕的细节。

  再后来,外头就下起了雨。

  今夜没有月亮,却也算不上乌云沉沉,就好像这雨是下得没有来由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濡湿了那扇透着光的窗户,渐渐的,雨声开始变大,淅淅沥沥,淅淅沥沥,像是情人间最温柔的呢喃。纽约城不会入眠,城市的灯光被那些从天而降的爱情折射,雾化,变成了斑驳的晕影,晃悠着照拂在这个年轻男人俊美的面孔上。

 

  三个月后塞巴斯蒂安从《童话镇》的剧场打包收工,独自坐在候机厅等待返航的飞机。他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捧着一本随身阅读系列的小书读着,那是《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随身阅读系列的出版社为了将内容浓缩于一本小册子上,不得不将字号缩小,情节简化。

  即便如此那个神奇的魔法世界还是成功的吸引了塞巴斯蒂安。在他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贴心的剧组排戏为他微调了一下工作时间,给他腾了半天假,而塞巴斯蒂安只是窝在拖车上看了半天的《哈利波特》,直到人们打开拖车门,端着蛋糕大叫着“惊喜”,还用乱糟糟的香槟淋了他一脸,他才从魁地奇杯的现场穿越回现实中来。

  文字的魔力大概如此,让人能够随心所欲的瞬移。而现实生活中,他却仿佛一只短脚的鸟,在美国的版图上四处短暂停栖。在纽约停留一周以后,塞巴斯蒂安又要匆匆赶往俄亥俄州,进入《美国队长二:冬日战士》剧组在克利夫兰市的拍摄。

  塞巴斯蒂安一副日常装扮,黑色紧身裤黑夹克,除了那件蓝色体恤上拽防盗扣时拽出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破洞之外,没什么引人注目的。他一手拽着拉杆箱,一手费劲的握着咖啡并夹着一本小书出了机场,等候预订的出租车前来接他。

  十一月的克利夫兰天气很好,云彩被稀稀落落的扯散在蓝天的边角处。塞巴斯蒂安掏出了一副墨镜戴上。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