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铠约】月下

突然抽风之作,一个简短的pov,奇怪的游戏衍生同人,失忆寡言好吃汉和人妻好脾气狙击手的巡夜小片段。

本来说发微博小号上的,密码忘了... 找不到发的地方了,就发这里了,不同圈的小伙伴不要介意噢...



【百里守约】

古老的城墙沉默伫立在荒漠尽头,黑黢黢的枪炮口似无声张开的兽口。墙这边,营地的橘色火光明灭跳跃,晕染着树林边缘的空地。

 

“咔嚓。”

 

百里守约利落的拧断兔子头,那只灰毛畜生立刻就不再扑腾四肢了,垂下它毛茸茸的头颅。百里守约从后腰上摸出小刀,从兔子的脖颈处浅浅划开,趁鲜血涌出之前拽住兔子脖颈上的口子,拉着头部往两边用力,完整的剥下一张灰色的兔子皮。

 

百里守约借着火光打量了一下那柔软的兔皮,盘算着明天什么时候能得空将这张兔皮鞣制剪裁,替阿铠制一副新的护腕。他打量一下火堆旁躺着闭目养神的铠,铠手腕上的旧护腕早都磨秃破损了。而且这是只灰兔子,灰色正好,很称阿铠的银发。

 

兔子被剥去皮毛以后就瘦了一整圈,不过已经足够百里守约和铠两人今晚外出巡夜时的牙祭了,他们需要额外补充点能量。

 

冬天快到了,来自军屯的粮草供应逐渐减少,为了屯粮,队长对每人每日的粮食份额都做了调整,长城守卫队最近的伙食只能让队员们勉强混个温饱。也因此,阿铠最讨厌的事物大概就是冬天了。

 

百里守约用小刀剁掉兔子四只的脚掌,将只剩下粉红色肌肉纹理的兔子插在削尖的木根上,再从背囊里翻出装着调味料的小玻璃瓶。他提前就把盐、胡椒和辣椒粉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好,此时只需要分次洒在兔子肉上,这要比他一开始带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要省了许多事。

 

百里守约在兔子身上划出几道口子,洒第一次调料。他将兔子放在火堆上慢慢旋转烘烤,兔肉微微变色冒油以后是洒第二次调料的最佳时机。

 

第三次洒调料的时候就是兔肉刚熟之时,也是铠闻着味道睁开眼睛之时。铠睁眼的时机总是那么恰好,就好像明明闭眼之时早已经闻着味道馋虫难耐,还是故作姿态,一定要等到食物上桌才准备落座一样。

 

百里守约心知肚明。但是他从不打算戳穿铠。

 

新烤好的兔肉滋滋冒油,剩下的调味料被烹饪者一股脑的挥洒涂抹在其上,光是闻着都让人食指大动。

 

“给。”百里守约笑着把手里的兔肉串递给铠,头上的狼耳微不可察的摆动两下。

 

“好的。”铠并不推辞,一手接过串着兔肉的树枝,一手接过小刀,三两下剔下最鲜嫩劲道的兔腿肉串在刀上,递回给百里守约,然后就着树枝开始撕啃兔肉。

 

银发青年有着高贵深邃的五官,似乎生来就应该身着锦衣华袍,喝着金樽玉酿,而他却只是用布带将长发束在脑后,穿着灰尘扑扑的长城守卫军队服,露天席地的坐在火堆旁用手拿着兔子肉啃。

 

百里守约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做饭的手艺向来挺好,只是当他为自己在意之人捣腾吃食时,似乎能发挥得格外好。

 

【铠】

 

橘红的火焰跳动着,干木柴哔啵作响。铠顺手拿起身旁拾来的枯枝挑了挑火堆里的木炭,又添了两根木柴,火焰的温暖便源源不断,本已经死去的树木仍然能有生生不息之姿态。

 

铠看了看腿旁的另一个暖源,百里守约正枕着背囊睡在火堆旁。魔族混血睡起觉来似乎还有狼的影子,蜷作一团,蓬松的狼尾搭在腰腹处保暖,两只灰棕色的狼耳还机敏的立着,探听黑夜的动静。

 

铠极其缓慢的抬起手,动作极小的把守约歪歪搭着的披风牵理好。

 

警觉性极强的狙击手向来浅眠,警觉是他刻在骨子里的生存本能,哪怕就算在信任之人身旁也不例外。百里守约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红彤彤的跳跃着的火焰,然后是铠略带歉意的脸。

 

铠问:“醒了?”

 

百里守约立刻闭上眼睛:“没有,睡着了。”

 

铠索性伸出两只手把守约身上的披风边都掖好,然后摸了摸他的狼耳朵。

 

“快睡吧。”

 

百里守约看了看天上月亮的位置:“什么时辰了,该轮到我守夜了吧。”

 

铠没忍住,又伸手摸了摸百里守约的耳朵:“睡吧,还没到下半夜。”

 

百里守约依言闭上眼睛,呼吸渐渐缓了起来。

 

不远处,月色下的长城默默伫立,仿佛风霜不曾损其厚重,岁月不曾伤其坚实,镇守无边山河。

 

然而说到底,长城只不过是一石一砖垒筑的死物,山河真正的守卫者都有着鲜活跳动的心脏,流着滚烫的热血,如同黑夜中的火焰。只不过火焰向死而生,而他们由生往死而去。千千万万的血肉之躯才是真正的长城。

 

铠喜欢各种各样的感官,温暖尤甚,食欲次之,那些都能让他体味到生的意味,使他不致于迷失在空白的过去和无法明朗的未来,只是拥有着现在。

 

他低头凝视那个熟睡的人,那个蜷成一团的暖源。百里守约平时是个再温和不过的好脾气先生,他总是用那双明亮温柔的眼看这世界,大雁飞渡,落日荒滩,那是百里守约眺望的远方。一旦开始战斗时,他又收敛起所有温暖,隐匿于队员们的后背,仿佛无形无迹,仿佛无声无息,成为一道牢不可破的防线。

 

但是铠知道,那都是百里守约,温柔又强大的守誓者。

 

百里守约转了身,面朝火堆而眠。火焰橘红的光晕柔和了他的面部轮廓,也更让观者情不自禁起来。

 

铠想道,不知道明天的早餐是什么。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