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06)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06】钢琴


  十二月底的纽约,又热闹又寂寥。

  街道上处处点缀着红金色的饰品,圣诞老人笨拙的发着传单,人们依旧行色匆匆,各自奔赴温暖的窝。

  斯嘉丽捧着热可可,头抵着玻璃在落地窗前站了很久。她让大脑放空,短暂的忘记属于生活的部分,让自己沉浸在一个陌生朋友家里奇怪的温暖里,一呼一吸都随着时间变慢。直到玻璃被她的额头温暖,变得和她的体温相似,仿佛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融为一体。

  克里斯在另一个人的体温里醒来,他和那个人共享一张毛毯,又一次。有一瞬间他贪恋这种感觉和认知,恍惚生出被岁月催出的熟悉感,享受着好像已经这样过了几十年的错觉。直到他看见那个人毛茸茸的下巴,并且觉察到斯嘉丽好奇的打量。

  “或许你想先用一下盥洗室?我已经打理好自己了。噢,还擅自用了你朋友家的厨房。”

  斯嘉丽向克里斯举举手上的杯子,又轻声补充道:“多种多样的饮品,我还发现冰箱里装满了新鲜食材。看起来像是个你不该招惹的好男人。”

  克里斯动了动,离开那个过于贴近的窝,塞巴斯蒂安也跟着醒来。他皱眉,又或者是翕动眼睫。克里斯原本以为每个人晨起的模样都很糟糕,油腻的脸,眼角的秽物,乱蓬蓬的头发。看到塞比,却仿佛见到一个例外。

  他此时还不明白,有一种情感能让某个特定的人变成生命中的意外。

  “嗨,早安。”塞比眨眼,缓慢的冲克里斯和斯嘉丽道早安。

 

  早餐结束斯嘉丽就按耐不住,以尽量委婉的话语表达了她想要迅速离开的诉求。她的确很喜欢塞巴斯蒂安,也很享受他的招待,但是斯嘉丽从来不是个蠢人,她觉得自己和灯泡的唯一区别就在于:她还没有通电。虽然和克里斯已经是多年好友,但有的话总不能在第三人在场时直接讲出来。

  很快,屋子里只剩下克里斯和塞比两人面面相觑。

  “呃,我们开始动手吧?”克里斯指着桌上的小木块说。

  塞比慌忙收起餐桌上的碗碟,丢到水槽里:“好的,我这就来。”

 

  “把这一块放到第四,不,我看一下,是第三个格子里。”塞比把确认了琴键下面的数字号码,递给克里斯。

  “这里吗?”克里斯问他。

  “对,我们可以先摆好它们。”

  “那么什么时候上胶呢?不要告诉我你忘了。”

  “呃,好吧。”塞比撑着脸哈哈大笑,“我忘了,我确实是忘了,该死。”

  克里斯扣起手指,在塞比的脑门上狠敲了一下:“好吧好吧,这部分返工。”

  塞比捂着脑袋站起来:“用劲不小啊,休息一下吧,我可以,嗯,我去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小零食。你还要一点可可吗?”

  阳光太好了。克里斯看了看窗外,好天气。一切都那么好。

 

  圣诞节的时候,斯科特还是没能带着他的准未婚夫回家,很大部分原因是克里斯提醒斯科特最好还是慢慢来,虽然他们在酒店讨论了大半晚上觉得自己的老爸老妈足够开明到接受这件事,但是毕竟爸妈还不知道他的性向,而埃文斯家向来隆重对待家人团聚的日子,斯科特决定还是不要冒着风险在这个时间点坦白一切。但是已经十分幸运的是,斯科特和他的准未婚夫总算和解,并且一致向前,规划着共同的人生。

  至于斯科特尚不知晓的克里斯的一点私心,克里斯发誓,只有一点点这种私心,那就是,如果弟弟和姐姐的终身大事都告一段落,老妈一定会对他倍加关注的。

  上帝,至少让斯科特再陪他在单身俱乐部里多呆一个圣诞节吧。

 

  餐后,妈妈从厨房端出甜点:“谁想第一个尝一尝世界上最好吃的圣诞老人纸杯蛋糕?”

  姐姐卡莉有点无奈:“妈,吉米蛀牙了,别让他吃那个。”

  吉米哪里肯罢休:“妈咪,就一个,好吗,求你,求你。外公,爸爸,快,帮我说说话。”

  克里斯一俯身从盘子里拿走了一个模样可爱的蛋糕,立马啃了一口:“看来我是第一个啰!”

  吉米皱着脸又转向他的小舅舅,用哭腔喊道:“斯科特,你得帮帮我…”

  克里斯正哈哈笑着,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看,是塞巴斯蒂安。克里斯拿起手机起身,走到餐厅外接电话。

  “你好,克里斯。”塞比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措辞,一句并不常用、过时而且不太恰当的问候语,但是克里斯刚刚从烤火鸡和布丁派里脱身,还啃了一口甜得发腻的蛋糕,头脑晕晕,并没有意识有什么不对。也许只是个口误。

  “哦,嗨,塞比,圣诞节快乐!怎么样,那架小钢琴还合你妈妈的心意吗?希望她能接受我们异想天开的红色油漆,我觉得它是个漂亮的小东西,就是可能不太好弹奏。”

  “哈哈,对,的确除了好看以外它也不用发挥太大的作用。她非常喜欢,我也提到了你的帮助。说实话,我有点后悔提到那个,她表现得好像全是你的功劳一样。”

  “当然,好吧,我必须承认,当然不全是我的功劳,别忘了向亲爱的女士解释,只有大部分是我的功劳。”

  “好吧,大部分。妈妈,我在这儿,阳台上,很快下来…我得挂了,我妈妈马上要开始我们家的保留节目了,她要用一台真正的钢琴为我们一些弹曲子。”

  “《我祝你圣诞快乐》?还是《圣诞钟声》?”

  “哦,当然这两首都会有的,我想她会先弹《多么美妙的世界》,你知道,家庭传统什么的。”

  “当然…”

  “妈妈,我来了…我真的得挂了。”

  “好的,圣诞快乐。”

  “等一下,啊,克里斯,纽约正在下雪,”塞比握着手机说,“总之,圣诞快乐。”

  克里斯挂断电话之前隐约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温柔的钢琴声。

 

  塞巴斯蒂安挂断电话,他双手撑在栏杆上看着点点飞雪在夜色里飘落,它们映照着纽约城斑斓的灯光和笑容,从天空之巅一路跋涉而下,最后打了个旋,停驻在塞巴斯蒂安的头顶上。那晶莹的小东西们很快变得透明,像被雨打湿的白花瓣,旋即消失不见,濡湿了他的褐发。

  就像风曾经照拂过他的脸庞,云曾经荫蔽了他的额角那般温柔。

  轻柔的,纯洁的雪。


============

关于那句“你好”(how do you do)的不妥之处:似乎多用于初次问好,且不常用于美国口语。

虽然这篇文节奏很慢,但是希望大家有感觉到他们慢慢在发展感情呢嘿嘿。谢谢看文的仙女,写这种注定很慢的恋爱,没有仙女们的支持可能我就...

么么哒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