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05)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05】留宿

 

  克里斯对塞比的公寓印象极佳。那是很典型的一间单身公寓,小却很整洁,总体来说是深色的基调,但是灯光却格外温暖,落地窗边的红色单人沙发在深色调的映衬下也显得很可爱,不像斯科特的狗窝,墙上贴满海报,地上堆着脏衣服。

  塞比让他们俩先坐一会儿,自己抱出干净的床单被褥来拆换。

  斯嘉丽一安静下来,眼皮就止不住打架,不多时就捧着一杯热茶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克里斯起身跟着塞比,帮着他拆换床单:“抱歉,她实在醉得厉害,遇到了点糟心事。这个我来吧,当心你的手。”

  塞比点点头,把被套的一头递给克里斯,用左手牵着的另一头的一角,好让克里斯把被子塞进去。

  过了一会儿,他想起了什么,有点难为情的说:“女士优先,一会儿让斯嘉丽睡主卧,那就只有委屈你睡客卧了。”

  “那你呢?”

  “沙发。”


  一开始克里斯不明白为什么“委屈”,直到他看到客卧的“床”。严格来说,那只能是一张很窄小的床垫,一个体格魁梧的成年男人睡上去大概会嫌翻身困难,小床旁放着一张矮几。客卧的房间不算小,但是四面墙上都钉着木柜,摆满了书,因而越发显得那张床垫小得可怜。

  “哇哦。”

  塞比挠挠头:“这,我,很少有人睡客卧,基本上都是我是懒在这张小床垫上看看书。”

  克里斯笑笑,他看到一面墙的书架上排列整齐的漫画,走过去摸了摸书脊:“补习过一点漫画?”

  塞比的眼睛亮亮的,笑着说:“哦,你还记得那个啊,”他举手做投降状,“好吧,我差不多把能搜罗到的漫画书都翻了一遍。我得认真对待巴基,毕竟当初签约的时候,卖给公司九部合约。”

  克里斯挑挑眉:“九部?从那么高的悬崖下复活吗?那么,什么时候再见你,亲爱的巴基.巴恩斯。”

  塞比笑笑:“不知道,我的队长。漫威从来藏头露尾。”

  他说着,举起右手行了个军礼,往外挥时却不小心牵扯到伤口,疼得轻轻嘶一声。

  克里斯连忙上前检查他那胡乱包扎的纱布,皱眉道:“还是先处理伤口吧,中士。”

 

  “怎么弄的,口子这么深?”

  塞比从口袋翻出他刚买的纱布和酒精,还有一些消炎软膏递给克里斯。他原本打算自己上药,奈何左手实在不大听使唤,特别是在克里斯在一旁瞪眼看着他的时候。

  “我在做一个小玩意儿的时候划着手了。”

  克里斯顺着塞比的目光往红色单人沙发的方向看过去,沙发前的桌子上散落着一些木头和工具。

  “挺厉害的啊,就是下手太不注意了。”他笑着抬眼看向塞比,没注意手劲。

  “疼疼疼!”塞比拧着眉毛,夸张大叫,“等等,还是我自己来吧。”

  “抱歉抱歉,我会注意的。”

  塞巴斯蒂安只好憋着疼让克里斯粗手粗脚的包扎。

  “你这手这几天都不能碰水,也不能使劲了吧。那些小玩意儿怎么办?”

  包扎好后,克里斯看着桌子上的木块问塞比,那些木块大体看来似乎是一架钢琴雏形,离完工还差不少功夫。

  塞比有点泄气:“不知道。不过它还能再等些日子吧,只要圣诞节之前能搞定它就可以了。”

  “圣诞节,它是一个礼物?”

  塞比点点头。

  克里斯感慨:“真是幸运的女孩儿,能得到一架这么用心制作的木头钢琴作为圣诞礼物。”

  “女孩儿?”塞比大笑,“我妈妈听到这个词一定会夸你嘴甜,她是个钢琴家,也许这话有点夸张了,她是个钢琴老师,只不过在我眼里是钢琴家级别的钢琴老师。”

  不知为何,克里斯听了这句话以后突然对这件小工艺品关注起来,并且跃跃欲试:“要不我们明天一起做吧,早点完成也好修改。”他用手指拨弄了两下桌上小漆桶里的毛刷:“你还要刷漆呢,再拖下去恐怕到时候快速烘干的效果不好,会有裂纹。我们早点完成,让它自然晾干。”

  “但是,我并不是说拒绝你的好意,我的意思是,你最近不回家过圣诞节吗?”

  “当然会,只不过得在我的麻烦弟弟跟他的未婚夫矫情完毕之后。”

  “你的弟弟,以及未婚夫?”

  克里斯挑眉:“对。你会介意这种事情吗?”

  塞比连忙回答:“当然不,事实上我的好朋友就是。我曾经还演过几个角色。”

  克里斯好奇:“什么角色?”

  还没等塞比回答之前,克里斯试图用手把小钢琴拿起来。

  “别…”塞比打算阻止,但是为时已晚,还未黏合的部分零件散架了,他辛苦拼凑的琴键回归散乱的一堆木块形态。

  克里斯的手伸回来也不对,放在原处更是罪证昭昭:“额,抱歉,我保证我会帮你的。”

 

  那张小床垫就像克里斯想象的一样让人难以入眠,他翻来翻去,辗转反侧,对着墙上的书瞪眼了好一阵依然无法进入梦乡,烦躁充斥着他的胸口。克里斯索性起身,到外面去接水喝。

  他一走到客厅,一个黑影一骨碌坐起来,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你也还没睡吗,是床垫的原因吗?抱歉这么唐突的请你们上来。”

  克里斯循着声音走过去,挨着塞比坐下,牵起毯子搭在腿上:“你不会因为这个自责到现在还没睡吧?”

  塞比低低笑了一下:“当然不。”

  “认床?看起来你真的很少带人回家,我的荣幸。”

  塞比睁大眼睛:“你是记忆超群还是会读心术,我记得美国队长可没有这些超能力?”

  克里斯双手枕在后脑勺上,往沙发上一倒。他坐在塞比身旁时,眨眼就渐渐缓慢起来,说起话来仿佛梦呓:“中士,不要小看你的队长。”

  “巴基从来没有小看过史蒂夫,他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灵魂。”

  “还有肉体。”

  “哈哈,对,也许还有肉体。”

  “删去‘也许’。”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何时,客厅里响起了浅浅的呼噜声。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