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04)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04】偶遇

 

  克里斯从沉重的噩梦里挣扎着醒来,睁眼一看,这个不愉快的苏醒全赖斯科特,斯科特的脑袋和大半边身体都压在了他的胸口。

  他没好气的揪起弟弟的耳朵,把那个毛脑袋扔到床上去,再坐起身来。温暖的阳光已经坐在窗台上冲克里斯微笑了。

  他开门出去洗漱,路过客厅时看见爸爸和姐姐坐在沙发上陪吉米玩乐高积木,妈妈正在准备早餐。家的感觉太过充盈,以至于让他觉得不真实。虽然克里斯是个体形相当健美的男子汉,但是很多小事都能让他的心变得柔软起来,比如现在他所见的一切。

  克里斯的感动一直持续到他往下巴上打满剃须膏,用刮胡刀开始剃胡子时,斯科特突然拿着手机大叫着冲进厕所。

  克里斯吓了一跳,手一抖,左边脸颊上就多了一道血口子。

  他皱着眉头,盯着镜子里面那个神经兮兮的看起来正在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大叫的欲望,但是实际上又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的傻弟弟:“你最好理由正当,不然我就用老爸的老式剃须刀刮花你的脸。”

  斯科特的表情很好笑,混合着压抑的惊喜和激动。他指指手机:“他给我打了电话!”

  克里斯挑挑眉:“你的,前未婚夫?”

  斯科特不满意:“什么前,是现未婚夫!他同意了!之前他说他要想想,他需要时间,我原本以为是我太唐突导致我们玩完了,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总之,我要回纽约去了,我们需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克里斯笑了笑,替他的糊涂弟弟感到高兴,但还是忍不住泼冷水:“再过十来天就是圣诞节,你这时候回纽约,妈不会放过你的。”

  斯科特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里:“很快,来回不过几天,说不准我还能带他回家过圣诞节。”

  他举着手机转了个圈,突然盯着他的好哥哥,带着一个在克里斯看来是“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儿”的微笑。

 

  克里斯本来不打算帮斯科特向妈妈打掩护,斯科特计划说他们俩是出去会朋友,然后跟着他在圣诞节之前飞纽约。然而世界上充满了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克里斯真的有必要跟着斯科特飞一趟纽约,去会一个朋友了。

  他的好朋友,斯嘉丽.约翰逊,在离圣诞还有十二天的时候恢复单身了。

 

  尽管已经熟识斯嘉丽多年,克里斯还是很难从眼前这个大口喝着朗姆酒的女人脸上分辨出一点颓丧的表情。她没有化妆,头发也乱糟糟的,戴着黑框眼镜,一条长腿毫不顾忌的伸到对面克里斯的座位上搭着,可这副模样的斯嘉丽仍然美丽又张扬。

  “你是第三个出来陪我喝酒的家伙了,”斯嘉丽耸耸肩,“排位还不算太低,爱你噢。”

  “老实说,我不太想得通瑞安怎么会和你离婚。”

  斯嘉丽横他一眼:“能不能清静一会儿,”她看着桌上的泰国菜冲克里斯努努嘴,“人们总是寄予一个物体某些情感或者是意义,但是现在,我认为酒就是酒,我只想喝这东西,体验酒精顺着喉咙滚下去的灼烧感,仅此而已,并不是,借酒浇愁,逃避现实或者其他什么你所想象的含义。如果你不想喝,那就吃菜。”

  克里斯端起酒杯和斯嘉丽碰了一下,表示认输。他知道斯嘉丽多少有点酗酒,特别是在今年六七月份的时候,那时候斯嘉丽参演的漫威电影《钢铁侠2》正火热,镁光灯晃得她喘不过气,她从早餐开始就得嘬上两口来舒筋活骨。

  “两年。”斯嘉丽突然伸出两个手指头在克里斯面前晃了晃。

  “我和他在一起两年,现在想起来就像两个月,两个周,两天,我站在现在回忆过去时,总是觉得太快,太不真切。但事实就是,我们真的花了两年的功夫,发现彼此并不合适。我不认为我们彼此在这段关系里有过失,因为责怪别人就是在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但是,克里斯,你明白吗?”

  克里斯看着斯嘉丽放在胸前不断向外挥动的手,他知道那个肢体语言的含义,那意味着强烈的表达欲望与倾诉程度的不匹配。

  “是的。我明白。”

斯嘉丽咧嘴笑了笑:“你才不明白,你又没结过婚。”

  “不合适就是不合适,脾气,志向,习惯,很多非常细微的东西在生活中积累起来,被一两件事情拉爆,然后,”斯嘉丽摊摊手,“完蛋。”

  “好吧,我不明白。但是,我觉得这事至少是能够互相包容和理解的。”

  斯嘉丽给了他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克里斯只好转移话题:“你们什么时候正式知会媒体?”

  斯嘉丽喝了一大口酒:“过两天吧。”

 

  走出他们用餐的泰式餐厅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克里斯莫名觉得焦躁不安,他并不擅长处理情感问题,更不想大半夜扶着他刚刚离婚的醉醺醺的异性好友在路边等车,更何况今日不同于昔时,斯嘉丽今年的曝光量比以前大了很多,说不准会不会有无聊的小报记者跟车偷拍。

  麻烦死了,克里斯想了想,觉得罪魁祸首还是那个熊弟弟。他四下张望了一下,扶着斯嘉丽往路边绿植后躲了躲,正是这时,他觉察到一道闪光。

  怕什么来什么,幸好斯嘉丽是背对闪光方向的。

  克里斯皱起眉头,压低了鸭舌帽帽檐,当务之急是甩开狗仔。

  斯嘉丽也不知道怎么办,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提醒克里斯:“我选这家餐厅的原因是因为它位置比较偏,但是该死的,嗝,我忘了这家餐厅没法让人从后厨溜走,它压根儿没后门。”

  克里斯咬牙,把斯嘉丽换到靠近店面的一侧,自己挡着斯嘉丽,站在靠街一侧,借着绿化的掩护往前走,只要过了这个街口,他就可以直接打到车,送走旁边这个大麻烦了。

 

  正当克里斯和斯嘉丽努力往前挪的时候,(当然,主要是克里斯努力,因为实在很难说双脚发软走路晃荡的斯嘉丽在好好配合克里斯,她甚至有点微妙的自暴自弃,要不是她仅存的理智提醒她不要拖自己的朋友下水,她大概会冲街对面的狗仔大喊“去你妈的,拍我啊,对,我就是离婚没两天就去夜会异性好友,来拍我小报头条啊!”之类的话。)克里斯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路人,不小心和来者撞上了。

  他一抬头,正对上一双圆圆的绿眼睛。

  “嘿,塞比。”

  塞巴斯蒂安在克里斯和斯嘉丽之间来回打量了一下,声音低低的回答道:“你好吗,克里斯。这是你的…”

  克里斯摘掉斯嘉丽伸出去捏塞比脸蛋的手,毫不客气的说:“酒鬼朋友。说来话长,我正带着她躲镜头呢。”

  斯嘉丽勉强站直了,扯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你可以叫我斯嘉丽。”

  塞巴斯蒂安有点慌张的想要和斯嘉丽握手,但是他左手提了一个口袋,右手缩在外套的长袖里。

  “抱歉,”他慢慢从长袖里伸出右手,上面胡乱缠着一些纱布,“但我暂时没有机会和您握手。”

  塞比想了想,说:“我的公寓就在附近,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不妨上去坐坐,或者就这么凑活着休息一晚。”

  还没等克里斯开口,斯嘉丽扬起笑容:“你真是个甜心,公寓往哪儿走?”



===================

ps.如果明天还没忙死的话就再发一章做队长生贺,如果忙的话就是这章赶上生贺发了吧,嘿嘿。

pps.这篇文里的人物关系和时间线会有和现实重合的部分,但也有因为剧情需要进行调整和虚构的部分,不是严谨的考据噢(我也没办法严谨考据对吧)。

ppps.瑞安就是瑞安.雷诺兹,死侍的扮演者,斯嘉丽的第一任丈夫。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