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困

讨厌世界 除了冬兵

【Evanstan】小哲学家(02)

  一个没有一见钟情,没有非你不可,没有残酷现实的娱乐圈恋爱故事,以及一个au一样的rps,私设众多。


 上一章    下一章

【02】喝酒

  英国的酒吧和美国的酒吧没什么不一样的,克里斯端着加冰威士忌看着面前的人群在五颜六色的灯光里摇摇晃晃,耳朵里充斥的嘈杂的电子音。唯一不同的是,他面前坐了个他在美国酒吧里没有遇见过的甜心。而这个甜心刚刚从酒吧的机器牛上下来,虽然最后摔得结结实实,但当塞比在牛背上时,克里斯真的觉得他非常火辣。

  “所以,其实你还有点小疯。我还以为你是个,你知道,比较安静内向的人。”

  塞比笑出声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喝酒一向非常上脸,两杯酒下肚,嘴唇红得鲜艳:“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嘴比较笨,但是喝酒,”塞比端起杯子和克里斯碰了碰,“我还是非常在行的。”

  “不谦虚,你现在的脸色,和海莉今天穿的的红裙子一样。”克里斯打趣他。

  “那会是我的荣幸。”

  “说起今天的戏,那应该是你最后几场戏了吧。”

  “是的,明天拍摄一条,补拍几个镜头,我就可以杀青了。真怀念我的纽约破烂小公寓。”

  “住得不习惯吗?”克里斯耸肩,“我还以为在英国,最糟糕的应该是食物。我怀念冒着油光的美国垃圾食品,为了健身拍戏,我和它们已经分离了太久了。”

  塞比哈哈大笑:“当然不,我不太挑食,我只是很认床。把我架到金子铸的床上去我也不会做富贵梦,我宁可要我的小破草席子。”

  “认床?我弟弟大概也是,小时候我偷偷调包了他的枕芯,他一晚没睡,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我良心不安,又偷偷放回去了。”

  “噢,那你可真算不上个好哥哥。”

  克里斯作夸张状捂住心口:“只是小男孩子时候的调皮,我当然还是个好哥哥。”

  鬼使神差般的,克里斯伸出手去摸了摸塞比的头顶:“认床的小家伙。”

  塞比毫不客气:“垃圾食品爱好者。”

  “那让我们为这些糟糕的小癖好干杯。”

 

  几种酒混着喝,酩酊大醉倒不至于,至少能让克里斯脑子一团浆糊的时候还能保持面上的清醒。他们喝酒的地方离酒店不远,大半夜,街道空旷,两个人晃悠着往酒店走。

  塞比走在他右前方,断断续续的哼着歌,路灯投下昏黄的布景光线。克里斯看着他的影子长了又短,短了又长,一团模糊的温柔。

  “什么歌?”

  塞比回头看他一眼:“《多么美妙的世界》,我妈妈很喜欢这首歌。”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那可是很经典的歌了,你妈妈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克里斯大步走了两步,和塞比肩并着肩,肩膀处透过衣料传来温暖。

  “我的妈妈,确实,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坚强的女性,我一想到她,就想起,家乡的夜晚。”

  克里斯失笑:“这真是我听到过对妈妈最美的形容了。你的家乡在哪儿?”

  “康斯坦察,罗马尼亚的城市。”

  “东欧男孩儿。”

  “对。我离开那里的时候还小,大多数事情都记不真切,唯独很难忘记康斯坦察的风景。我住的房间外有一个阳台,不大不小,放得下一块很舒适的大软垫子,我就时常在阳台上晒太阳。晴天的晚上,从阳台上躺着,能看见遥远的海,听见若有似无的浪声,一抬头,就是暗蓝色的天空和数不尽的明星”

  克里斯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这个话题,也不知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他仿佛跟随这个温柔的有魔法的声音来到了一座港口城市,陪一个拥有柔软内心的东欧男孩儿坐在星空下看海。更重要的是,他听见了离开,听见了一个人的过往。这似乎有点超过了。他沉默着,呼出带着酒精的气息,弥散在伦敦街头的夜色里。

  塞巴斯蒂安又哼起那首老歌。

 

  “一定是掉到酒吧里了,摔下牛背那会儿。”塞巴斯蒂安叹了口气。

  克里斯掏出手机看了看,快凌晨一点。

  “要不然今天先和我挤一晚上。”

  “不用,我这就去找备用房卡,很快回来…”塞比一边往电梯走一边转头看克里斯。他的脚步一点点慢下来。

  “好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洗漱过后克里斯已经清醒了大半,他擦着头发上的水走出来,塞比已经蜷在半边床上睡着了。

  塞比今天晚上喝的酒比他多,喝得也很急,像是借酒放纵情绪一样。他睡得很沉。

  没有谁能睡得像电影镜头里那么唯美,但是全看观者的心境。妈妈看婴儿流着口水熟睡的面容就像是看见了天使,情人看另一半睡着的样子就像是看世间的珍宝。

  克里斯看了眼熟睡的塞比。床头灯微微发亮,笼罩着他。

  六月份的英国怎么这么热,克里斯想。

 

  克里斯小心翼翼地上床睡觉,他本来不打算惊扰塞比,奈何以他的块头做到“轻盈”还是太难,床沉重的塌下去。

  塞比微微动了动,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克里斯一眼,他迷迷糊糊的牵起半边被子搭在克里斯身上,又侧过身睡着了。

  克里斯彻底清醒了。他和塞比背对着背,幸好床足够大,没有到肌肤相贴的地步,被子因为两人背对而眠的姿势而产生一个透风的空间,时间一久,克里斯就觉得别扭。前面被子捂着太热,后背透风太冷。

  他往塞比的方向动了动,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和心跳声在黑暗里响亮得惊人。被子向两人中间坍缩了一点,总算让他的后背渐渐暖和起来。

  仿佛是巧合,塞比也动了动,他们之间的距离终于剩下一层薄薄的被子。

  克里斯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他在黑暗里睁着眼,借着缝隙里透进房间的月光数窗帘下坠着的流苏个数,并且希望能够帮助自己快点入眠。

  柔软的床一左一右塌下去,陷出两个人的轮廓。

 

  大概是后半夜才睡着的克里斯永远不会知道,在他睡得死沉的清晨,塞巴斯蒂安小心翼翼从他怀里钻出来溜出房间的窘状。清晨醒来,克里斯只有醉酒后的头疼和新生的胡茬。

 =============

这首歌英文名是《What a wonderful world》,塞比的妈妈听的可以参考Stacey Kent的版本。

起初是克里斯的视角,他的视角里的包包都是称呼的塞比,后面会用塞巴斯蒂安视角的。


评论(8)

热度(134)